《直面》暂搁置

kakashi×naruto story

越看卡卡西老师越喜欢,对这种大叔的魅力无法抵挡

最近看《简爱》,按照这个写个

电影版也很好,法鲨帅,女主角人淡如菊又坚强自主,特别好,我要做这样的女性。

不知道该起什么题目,为了避免再像之前的那么辣眼睛,先这个吧。

不知道算不算是原著向……是按照原著的背景写的,但是性格、发生的一些事件估计会有变化,有预警的我会在每章前面标出来

▲鸣屋:鸣屋是居住在家里的地板下等地方的妖鬼,大多出现在古老陈旧的房屋中。由于它的存在,房屋的窗户、门等会无缘无故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鸟山石燕《画图百鬼夜行》中的鸣屋为几个身形矮小的妖鬼,正手持不同的工具,有的撞击拉门,有的摇晃廊柱,总之都在做一些使房屋发出声响的动作。

正文:

 

第一章

“呀哈哈哈哈……”

“喂!鸣人,你做那种事小心会遭天谴的!”

“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两名忍者全速追逐着前面的黄色身影。

“啊哼哼哼,你们太啰嗦了嘚吧哟!你们几个,你们几个啊,没法像我这样吧,只有我可以哦,因为我很厉害啦嘚吧哟!”鸣人拎着小桶跑得飞快,身后的火影颜岩上满是涂鸦,这是鸣人新的恶作剧。

“可恶,这次一定要给你点教训!”

天已经快要黑了,两人抱怨着因为鸣人的缘故一天时间都被浪费了。泛起恶意,抓住鸣人之后将他扔进了村子外围森林里的一间黑屋子,扬长而去。

森林里刮过的风很冷,随后阴云密布,冷雨骤降,鸣人只穿着单薄的短袖短裤,脸上还有恶作剧时蹭上的油彩,在黑乎乎的屋子里缩成一团,他很怕鬼。

风在木头缝隙间钻来钻去,“呜呜”的声音像极了幽灵的哭泣。雨水打进屋里,阴凉潮湿。鸣人抱紧膝盖瑟瑟发抖,试图想些别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在他心里,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的父母。他想着爸爸妈妈会长什么样子呢,鸣人无法在心里勾勒出大概的轮廓;又想到自己或许会死在这里,很久才被人发现,人们把他草草的掩埋,那时候只会有孤寂的墓地和无字的墓碑。强烈的孤独涌上心头,鸣人躺在灰尘满布的地板上小声哭泣,外面雨势越来越大。

老鼠在地面上飞快的跑过,鸣人如惊弓之鸟般跳起,在空旷的屋子里发出刺耳的声响。这间屋子很老旧了,鸣人弓着腰慢慢的向前挪,每踩一步,地板都会吱呀的响一声,让人感觉随时会塌陷下去。

雨泼洒了一阵慢慢停了,月亮从乌云中探出头来,鸣人借着月光勉强的看清这间屋子。一张木桌赫然立于正中,四边的蒲团被老鼠啃出好些大洞。地板已经是暗黑色,四边有大柜子,柜子里面不知道有什么,鼓鼓动动的不时发出声响。

风一阵阵的吹进来,鸣人感觉屋子里更冷了,单独的一张桌子很是怪异,莫名产生出一种祭奠的氛围。

鸣人挪到桌子边时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他已经没有勇气走向门边。雨又淅淅沥沥的下起来,此刻的黑暗让鸣人产生了虚幻的映像,一切都比现实中更冷落、更阴沉。有陌生的小家伙瞅着他,白白的脸上和胳膊上都蒙上了斑驳的阴影,在一切都凝滞时,唯有那明亮的眼睛在闪动,看上去真像是一个个幽灵。鸣人觉得那像是“鸣屋”,如伊鲁卡老师讲给他听的故事中所描绘的那样,他们拿着锤子、棍子在地板下敲来敲去,所以现在会有吱呀吱呀的声音不停的发出。

鸣人选择缩进桌子底下。他平日里热血沸腾,反抗的恶作剧的精神激励着他。然而现在,往事如潮,在他的脑海中奔涌,如果他不加以遏制,他就会屈服于阴暗的现实。

村子里人们对待他的种种暴虐、高傲、冷漠、憎恨、偏心,像混沌的水井中黑色的沉淀物,一股脑儿泛起在他不安的心头。为什么我总是受苦、总是遭人白眼、总是让人驱逐、永远受到责备呢?为什么我永远不能受到认可?为什么我尽力博取欢心,却依然无济于事呢?干什么都全力以赴,人家还是骂我讨厌鬼、怪物,从早上骂到下午,从下午骂到晚上。

鸣人又想起了之前看到有人被欺负,前去帮忙打架。那些人肆无忌惮的打他,却不受责备,而他不过是为了免遭进一步被殴打反抗了一下,便成了众矢之的。

“为什么!——为什么啊!”鸣人的内心在呼喊,只是因为我没有父母吗!在痛苦的刺激下鸣人似乎获得了短暂的力量,决心也同样鼓动起来,激发他去摆脱难以忍受的压迫,比如释放,呐喊,要是不能奏效,那就逃离这里。鸣人的眼中隐隐有红光闪现。

在这个悲惨的晚上,鸣人的灵魂在恐慌不安,整个脑袋如一团乱麻,整颗心在反抗;然而内心的斗争又显得茫然无知。鸣人无法回答心底那永无休止的问题——为什么我没有父母,为什么我要如此受苦,为什么我在村里显得格格不入。

 

月光开始从黑屋子里消失,到了夜晚最黑暗的时刻。鸣人积蓄的力量很快松懈掉了,在桌子下面蜷缩着睡着了。梦里依旧不安稳,缺乏自信、孤独沮丧的情绪浇灭了鸣人的热情,谁都说他是怪物,也许确实如此吧。怪物该死不该死呢?越来越害怕,一个人出现在眼前,戴着狐狸面具,抱着尚在襁褓中的他,似乎打算当作亲人来抚养,鸣人觉得这人待自己很好。梦境很快转换,他被困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黑屋子里,不敢打量周围的一切。

猛地惊醒,不由得忆起平常听来的关于死人的种种传闻。鸣人想着自己的父母应该是死了,然而他们的灵魂却迟迟不肯离去,在这个自己陷入窘境的夜晚,走出自己的墓穴,来到这间屋子,站在他面前,俯身看他,摸摸他的头。这念头又有点让人欣慰,有了父母的力量,鸣人大着胆子环顾了一下黑洞洞的房间。

就在这时,从窗户外闪过一道亮光。鸣人努力安慰自己那可能是一道月光,可是正在下雨怎么会有月亮呢?只见那亮光从窗户照进来,一路滑到门口,仿佛在为鸣人引路。鸣人脑子里尽往恐怖处去想,神经由于激动非常紧张,认为那道照进来的光,是幽灵来到这个世界的征兆,心怦怦乱跳,头脑又热又涨,耳朵里有声音呼呼作响,像极了鬼夜哭。鸣人的忍耐力崩溃了,禁不住大叫一声,冲向亮光的尽头,砰的一声,应声倒下。

卡卡西在外面的树上看着那孩子撞上门框晕倒在地,一阵无奈。

他不久前才知道鸣人恶作剧被人扔进了这间老房子,急急忙忙过来寻找,看到小小一个身影躲在桌子下瑟瑟发抖,十分可怜。本打算默默的把他引出去就好,没想到居然这么怕鬼。卡卡西从窗子里跳进屋,将人包进自己的外衣抱在怀里,一路闪到鸣人的小房子,三代正站在鸣人床前。

“找到了吗?”

“嗯,被丢在森林里了。”

卡卡西很久没来看鸣人了,看着这间凌乱的屋子,桌子上杯面盒子高高堆起,晃晃牛奶盒子,里面还有,但是已经过期很久。

鸣人,再过不久我们就会再见面,那时候,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保护你了。

 

鸣人在床上昏睡着还嘟嘟囔囔的滚来滚去,一下子惊醒,大叫道:“啊!我看到了一道光,鬼来了!”

三代站在床边看他,卡卡西已经不知去向。

“没有鬼,鸣人,你现在在自己的屋子里。”

“嗯?三代爷爷。”鸣人冷静下来环顾四周,奇怪地说道;“我明明记得不是在这里……”

“鸣人,你今天是不是忍者学校有毕业考试?”三代问道。

“嗯……啊啊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要迟到了啊!!!我的衣服呢!”鸣人在床上一阵翻腾,昨晚的事情很快被他抛到脑后,夜晚的惊吓只是他众多不好记忆中的一粒沙尘。

新的一天开始了。

 

TBC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