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请让我画你》

sasuke×naruto story

机缘巧合参加了鸣受俱乐部的周年庆活动,这个是我为活动写的文,小白脑残甜文,有一万字,今天刚好是佐助的生日,放出来算是贺文吧-v-

这个文还有我自己的灵魂画作和画手太太根据我的火柴人做的正式的画,那个画超好看!太太画了29个分镜!超级厉害!我觉得跟我想的很合拍,里面鸣宝画画的广场的场景就是我脑补的那个场景,尤其是那个喷泉,就是我想的那个喷泉,说这么多就是想表示那幅画真的很棒!!!词穷,只会说这个

快看这幅画!!!

下面是我的灵魂火柴人

正文:

现代的

模特助&画家鸣

鸣宝是新晋画家,画人像

助子是苦苦奋斗的模特

双向做梦

 鸣人画画的风格参考了维米尔,佐助的经历参考了金大川。


一、梦境

漩涡鸣人从十二岁开始每晚都会做同样的梦。

梦中有血红的月亮,漆黑的夜幕,一个男孩孤独的走着,他只能看到那个人孤单的背影。他想要上前去叫住那个人,想去看看那个人的样子,想去问问他为什么看起来一直是那么寂寥,但是似乎受某种力量的控制,他的身体无法动弹,只能看着人影越走越远。随着鸣人年岁的增长,那个人也在长大,看起来……和他的年纪差不多。

十五岁生日的那一晚,鸣人和之前的每天晚上一样又进入了这个梦。他依然不能看见男孩的脸,十分生气的大叫道:“可恶啊!让我梦到他为什么不让我看到他的样子啊啊啊!”

也许是梦神听见了鸣人气急败坏地呼喊,前面的男孩真的转过了身,若有若无的喊了一句“吊车尾的……”

鸣人一下子惊醒了,坐起来发现内裤前面湿了一片,内裤上的绿色小青蛙被打湿了之后颜色变得更深……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鸣人,以为是自己尿床但是在最后一刻忍住了……

“这么大的人了我居然还会尿床……一定是昨晚上拉面汤喝的太多了啊……”鸣人小声嘀咕几句,下床在柜子里抓了一条新内裤溜进浴室。

“要是被自来也老师和卡卡西老师发现了就糟了啊。”鸣人加快了洗内裤的动作。

 

……

宇智波佐助从十二岁开始每晚都会做同样的梦。

梦里他奔跑在一片向日葵花田里。那片花田一望无际,他不断向前跑着,想停下脚步却似乎有不知名的力量迫使他一直往前。那时候的向日葵们还未开放,柔软的金黄色花瓣还闭合着,像极了女孩害羞时的样子。天空也蓝的不像样,没有一朵云彩。佐助对一天天的奔跑烦躁不已,我想停下来啊!我想好好看看这些向日葵!

十五岁生日的那一晚,佐助和之前的每天晚上一样又进入了这个梦。他依然在不停歇的奔跑,不知目的,不知疲惫。心中十分生气:可恶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让我停下来一会儿会死吗!

也许是梦神察觉到了佐助内心的气愤,他真的停了下来,毫无预兆的。这时,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欢笑声,还有不甚清楚的“佐助……”

佐助一下子惊醒了,坐起来发现黑色平角裤前面湿了一大片。每天听着自己老哥和止水翻龙覆凤的男孩一瞬间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坐了一会儿起身翻了一条新内裤走进浴室,默默将弄脏的团吧团吧藏起来。

要是被哥哥发现了不知道又会怎样戏弄自己,佐助想了想把内裤翻出来打算藏进卧室里。

 

  • 各自

 

鸣人在画布上飞快的涂抹,很快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眼前。

卡卡西打着呵欠起来就看见鸣人精神抖擞地站在阳台上挥动画笔,朝阳照在他身上,看起来就像是一株迎空绽放的向日葵,挺拔而温暖。

真是健康啊。卡卡西笑眯眯的把口罩戴好,走上前去站在他身后看他的作品:“哟,鸣人,今天起的那么早,还在做那个梦啊。”手放在他的头顶摸来摸去,一本满足的感受着柔软的发丝从手指间穿过,看着眼前的画布,一个熟悉的场景即将完成。画中人穿着深蓝的高领短袖衫,长度只到膝盖的短裤泛红,头发翘翘的,看起来一片孤独。 

“啊……卡卡西老师……你起的也很早啊……”鸣人有点脸红,生怕被发现晾在植株架子旁边的内裤,转了个身试图挡住。

鸣人的小动作自然逃不了卡卡西的眼睛,不过他没有揭穿,打了个呵欠转身走向浴室:“嘛,你继续画吧,我去洗个澡。”

鸣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去洗澡果然是发现了什么吧。

…………

 

佐助后半夜睡的一点也不踏实,打算早上给哥哥进货的时候顺便把沾满“处男精”的内裤毁尸灭迹,然后把录好的新demo寄给在报纸上看见的几家模特公司。

早上收拾好自己迫不及待地出门,鼬喊住急匆匆的佐助:“先别急着跑,今天有几箱货出了问题要晚点才能送来,你先去上学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呐,这是你的便当。”目光在他鼓囊囊的裤口袋来回转了两眼。

“佐助,要是有喜欢的女孩子可以带回来看看啊。”鼬笑眯眯的说道,他以为那是佐助私藏的小礼物。

“呃……没有!我去上学了!”脸红红的冲出家门。

“现在也不算早恋了。”鼬温柔的说道。

“……”我的哥哥这么期待我恋爱是要怎样!

 

三、工作

鸣人日复一日的画着同一个背影,画作在自来也的画展上一同展出,锋芒毕露,一时间声名大噪。

“鸣人,你现在也算是真的‘名人’了啊,今晚上要请吃饭。”自来也笑嘻嘻的搂着鸣人缩在角落里看着人们挤在一幅画前评头论足。

那幅画是鸣人梦境的原生场景。血红的天、漆黑的夜,神秘感丛生。人人都被吸引住,想要去了解梦中人孤寂背影之下隐藏着的不为人知的故事。一位富豪提出想买下这幅画,一旁的卡卡西充当了鸣人的经纪人,解释说这副画不能被出售,这是作者的意愿。

“啊,可以请出作者让我们见见吗。”一位贵妇要求到。

“嘛,这个嘛……”目光寻找几圈,看到刚才还在他身边的一老一小正缩在一旁伪装客人,姿势一摸一样,满脸哀求。

“作者现在状态有点不太好,不适宜出来操劳,你们有什么事我都会告诉他的。不过我可以告诉各位先生太太,这位作者还是个十七岁的年轻人哦。”鸣人,别怪我不厚道,卡卡西口罩下的脸勾起腹黑的微笑。

“哦,可怜的孩子,十七岁就可以做出这么厉害的画,说不定这画里的就是他自己呢!”一位多愁善感的贵妇人捧心口哀叹,撸下自己手腕上的一只镯子递给卡卡西:“这位先生,请你把这个给那孩子吧,随他怎么处理都可以,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啊。”这个年纪的有钱太太们,见遍了各式男人,鸣人这般大的少年最能打动她们的心。

“……好吧,等他好一点我一定会安排你们俩见一面的。”卡卡西一滴冷汗流下,安抚道。

其他人看到这个场景,也纷纷拿出一些随身的珠宝,甚至有一个还送了鸣人一辆车,都说要让鸣人“过的好一点”。

其实鸣人过的挺好的,虽然父母去世的早,但是我和自来也老师怎么会抛弃他呢,卡卡西如是想着。

…………

佐助一边上学一边四处打工,寄出的demo也有了回音,接到了几个小模特公司的面试通知。

他拿出自己从小攒到的大的零用钱买了一套西装,收拾妥当去面试。

鼬拉住他往他口袋里塞了一沓钱,心疼地说道:“佐助,店里的生意慢慢好起来了,你不用这么艰苦的。”

“店里周转不能缺钱,我没事,我走了。”佐助从那叠钱里抽出几张,把其他的又推了回去。

 

来到目的地,佐助看到一堆女孩子穿着暴露,来来回回走着模特步。一个中年男人把他往外驱赶:“走远点走远点!这里是女模特应聘室!来耍流氓的吗!”里面有稀稀拉拉的笑声传出来,刺伤了佐助的耳朵

“不好意思。”佐助小声道了歉,往外走去,看到旁边还有一间房,敲了敲门。

“进来。”女性的声音。佐助迟疑了一下,将门推开一个小缝。一个男性只穿着三角内裤来回走动,脸上甚至还化了淡妆,表情不善的瞪他。

“看什么,不想干就滚!”中年女人不善的说道。

看到眼前的场景佐助很想就此走掉,但是这家是几份面试通知中薪酬最高的……想到苦苦经营甜品店支撑家里的哥哥,他咬咬牙推门进去。

中年女考官显然被他的样貌吸引住了。白皙的皮肤,漆黑的眸子,那种不食烟火的高岭之花气质,非常吸引人。女考官的眼神在佐助身上逡巡两遍,拍板决定,告诉他上班的时间。旁边的男孩子瞬间垮下身子,抬起头怨毒的看他。

佐助平静的眸子有几秒微张,他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从公司大门出去的时候,还觉得不可思议,就这么看两眼就够了?完全没意识到是一副好样貌为他加分不少。

 

  • 初遇

 

之后的三年,鸣人的名声响遍了五大国。除了他当初那副《血色的天漆黑的夜和孤单的背景》——鸣人想了好久名字的成名作——他更出名的是风俗题材绘画,多取材于他平常的生活,画面温馨宁静,给人温暖的感觉。

鸣人喜欢画周围的朋友们,牙、鹿丸、丁次等一干旧交无一幸免,首当其冲的就是卡卡西和自来也。而且鸣人自从偷看了卡卡西的小黄书之后,越发的想画一波裸体人像,被无情的镇压了。

“卡卡西老师,拜托了,你就让我看你的身体嘛。”鸣人捧脸堵在浴室门口。

“嘛嘛,这是不可以的哟,所有不以负责为前提的作画都是耍流氓啊鸣人。”卡卡西裹紧浴袍,戴好口罩。

“什么嘛。”鸣人撅着小嘴跑开了,去找鹿丸他们。毫无悬念,全部被拒绝。

“啊,脱衣服真的很麻烦啊。”鹿丸吸了口烟幽幽地说到。

牙则是直接抱着赤丸开溜。

“什么嘛,一点都没有朋友爱!”留下鸣人不甘心的大叫。

期间无数贵妇人上门求教,表示愿意充当鸣人的模特。不过由于卡卡西和自来也以及周围人的多重保护,鸣人对这些事一点都不知道。

鸣人为了画人像的事到处转悠,自来也为了自己的新书创作也是四处勾搭,卡卡西决定带着这一老一小出去散散心,刚好最近水之国举办了一个“五大国模特之星”比赛,对火之国发来了邀请,卡卡西了解了一下比赛项目。

“那里可是有一堆白花花的肉()体啊!”卡卡西忽悠鸣人和自来也。

“哟!好,那我们就去吧。”一老一小双眼放光,恨不得马上赶到。

啊,这时候我真的体会到了鹿丸的感受。卡卡西紧了紧手上的小黄书,准备材料去了。

 

…………

 

鼬突然风风火火的出门去了,留下佐助默默的收拾着行李。一个纸包被塞进了箱子。

“这是……”佐助很惊讶。

“这是我的私房钱哈哈哈,现在你要出门,多备点钱总是好的,快收起来。”鼬笑眯眯的把东西塞进佐助怀里,刚刚去取钱走得太快了,还微微地喘着气。

“我不要。”佐助心里有点痛,狠心拒绝。他实在不想看到哥哥这么辛苦,他现在完全可以自己打拼。可是在鼬心里他一直是个早早就被迫长大的孩子。

鼬有点哀伤的说道:“佐助,这些年辛苦你了,你一个人去遥远的水之国,多带点钱总是好的。”

佐助没说什么,自从八岁家里出事之后,这些年,大家过得都很辛苦。

“这次我一定会得奖。”

 

飞机上

 

在鸣人的强烈要求下,卡卡西放弃了大赛提供的特别飞机,定了三张经济舱的票,没想到没能连坐,自来也坐在了过道那边,正好旁边有两位貌美的女性,他欢天喜地的搭讪去了。

卡卡西为了能照顾好大小孩和小小孩坐在中间,鸣人抓着卡卡西胳膊好奇心旺盛:“卡卡西老师,你说我身边会来个什么样的人啊。”清澈的大眼睛看的卡卡西老脸一红。

“啊!!!卡卡西老师人来了人来了啊。”鸣人开心的大叫道。

“我知道我知道,鸣人,你可以跟他打个招呼。”卡卡西捂住鸣人的嘴,和他一起看佐助。

佐助不爽的撇撇嘴,看什么,我是妖怪吗。

“那个,那个……你好啊,我叫漩涡鸣人嘚吧哟!我说,你好白啊。”鸣人自来熟的拍了一下佐助的肩膀,笑容让脸上的猫须胎记皱在一起。

佐助戴上眼罩打算睡觉,对鸣人的自我介绍仿佛没听见。

“喂,别人跟你说话却不回答是很不礼貌的啊我说,你叫什么啊。”鸣人锲而不舍的聊着。

“宇智波佐助。”佐助没法子,只能回应。

“哦,宇智波……这个姓好怪啊嘚吧哟~”鸣人念叨了两遍说道。

“……!!!”佐助忍了一下没跟鸣人怼起来,一直说“嘚吧哟”是什么怪口癖!

“你是干什么的呀,还在上学嘛,好羡慕啊得吧哟。”鸣人再度问着。

鸣人从小没有父母,自来也和卡卡西把他拉扯大,在学校呆的时间不长,多半是私教。多亏了奈良家、日向家这些旧交的小孩子跟他玩,才让他不至于没朋友。在清白的环境下长大,让早早就持家的佐助觉得这人真是好蠢,哪有一来就问人家身世的。

“哎,你怎么又不理我啊我说,你是想家了吗,想爸爸妈妈了吗?”鸣人不知道自己一句话触了佐助的逆鳞,只见佐助本来就白的脸更加苍白,转过身去不理他了。

“卡卡西老师……”鸣人缩回卡卡西身边,卡卡西小声告诉他太唐突了。

“……我知道了,可是卡卡西老师……什么是唐突啊……”鸣人一脸茫然,呆萌的问道。

卡卡西:“……”鸣人,我该让你多上两年学的。

 

飞机起飞没多久,鸣人超长的反射弧才反应过来自己犯错了,再度鼓起勇气跟佐助搭讪,打算挽回一下自己的过失。

“那个,佐助……我可以这么叫你对不对?刚才我应该是说错话了……对不起……”鸣人轻轻拽了拽佐助的袖子。

佐助把毯子裹得更紧一点。

“其实我没有爸爸妈妈来着……我很小就没见过他们了……我想着孩子都是有父母的说……”鸣人可怜兮兮的语气成功的抓住了佐助的小心脏。

“都是卡卡西老师一直在照顾我,对我来说,他就像爸爸一样……还有好色老师、鹿丸、宁次……”鸣人念念叨叨。

好色老师?这是什么怪称呼!果然是个白痴,佐助在心里默默吐槽。最后实在受不住他的碎碎念,转过身来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啰嗦。”

“啊,佐助你原谅我啦,嘻嘻,你是不是跟爸爸妈妈闹矛盾了,要跟他们好好相处啊。”鸣人靠过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怎么了,佐助?”

“我……没有了……”失落的语气。

“什么没有?”

“我的父母……都去世了……空难……现在只有哥哥开一家甜品店,我打工。”佐助的语调不高,让人无端觉得心疼。

鸣人眼圈瞬间红了,有点哽咽的说道:“佐助好可怜……哥哥的甜品店在哪里,我回去了一定要多吃点。”

佐助:“……”

卡卡西:“……”

“我最喜欢吃拉面嘚吧哟!佐助你喜不喜欢啊?”鸣人生硬的转移话题,笑眯眯的问道。

“不,番茄才是人间美味。”佐助反驳。

“明明是拉面!”鸣人一双圆眼大睁。

卡卡西:“……”

“对了,我给佐助画一幅画吧,这样我们就是朋友啦!”鸣人去卡卡西那里摸出随身带着的画具,快速涂抹起来。

佐助看着他突然专心的样子,心中一动。

画着画着,鸣人觉得笔下这张脸真是越看越好看,那身体也一定很好看……突然说道:“佐助君~请让我画你吧!”

佐助对鸣人跳跃的思维表示接受不来。

“那个……就是我最近打算画一组裸()身男像,我觉得你是最好的人选!”鸣人热切地说道。

“……我拒绝。”佐助说完利落的转过身去,无论鸣人怎么叫都置之不理。

“哎!为什么啊!!!”

 

飞机平稳的飞着。

早上起很早准备的鸣人渐渐睡着了,发出微微的鼾声。卡卡西给他把毯子裹好,轻轻摸着他的头。看看佐助,似乎也睡了。

此刻,佐助又梦见了向日葵,但是与以往不同,那片向日葵开了,金灿灿的,像极了刚才冒冒失失打招呼的某人。

鸣人也做了那个梦,梦中背影终于转过来了,但是面貌一片模糊。可恶啊,这算是马赛克吗!

佐助惊醒,摘掉眼罩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

 

鸣人在飞机停稳之后被卡卡西叫醒,对大赛所在地的风景赞叹不已。

“哇,卡卡西老师,你看那个雕塑好美啊。”鸣人指着广场说道。

“是啊,水之国不同岛屿还保持着自己的风俗习惯,这个岛的精神是开放与自由。”卡卡西说道。

“哦哦哦,好棒,我一会儿要在广场上做练习。”鸣人跃跃欲试。

“那么等我们安顿好了我陪你过来吧。”卡卡西抓住即将尾随搭讪的自来也,拉着行李,身上挂着鸣人,往预定好的酒店走去。

 

找了个人流多的地方,鸣人支好画架,开始为来往的人画肖像。他拿着自己的第一幅成品叫住了被他画下来的女孩子,女孩子很惊讶,对小像爱不释手,表示要付一些钱,被鸣人拒绝了:“我只是做一些练习哟,谢谢你喜欢。”

热情又绅士的男孩子总是更招人喜欢,渐渐的有人围了上来,鸣人乐此不疲。

连画了很多幅后,鸣人在休息的空隙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觉得跟自己梦里的背影太相似了,赶忙提笔画下,等叫喊着追上去的时候那人已经没了影儿,旁边的卡卡西倒是认出来那身衣服,是刚才飞机上的佐助。看看鸣人的反应,若有所思。

 

………………

 

佐助一下飞机先去了大赛的报名处。虽然在网上已经报过名了,但是赛方要求本人还要再去现场确认一遍。

报完名后佐助在广场闲逛,在一个人堆里看见熟悉的金发,记起那人的自我介绍“漩涡鸣人”,默默腹诽,漩涡这个姓也很怪好吗!低下头走了,又想起梦见多年的向日葵,他甚至回想起十五岁那年生日晚上模糊听见的声音,似乎跟这人还有点像?他成功的没听见身后的呼唤。

 

  • 比赛

没想到初赛就是内衣比赛,鸣人和自来也都兴趣高涨,卡卡西在一旁老神在在。

“啊啊,卡卡西老师,你看那个人是不是佐助啊。”鸣人突然抓住卡卡西大力摇晃。

“嘛,等我看看。”卡卡西定睛一看,果然是佐助。

“没想到这人身材真是不错啊。”鸣人在一旁感叹,自来也也凑过来:“是挺不错,腹肌和人鱼线都很完美,腰也很厉害。鸣人,你看上()他了吗。”

鸣人挠挠头说道:“啊哈哈,是啊,在飞机上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可是他拒绝让我画。”

“那我们一会儿再去勾搭他!”自来也抓着鸣人。

“哦,好!”鸣人干劲十足。

“喂,你们两个给我安分一点啊。”卡卡西头冒青筋,深深觉得自己不该带两个活宝来这里。

在鸣人的热烈期待下,比赛终于结束,佐助一路披荆斩棘得了冠军。

“结束了结束了,我要去啦。”鸣人风风火火的往后台冲,卡卡西没抓住他。

 

佐助心里大石落地,在后台休息,接受众人的恭喜。这时一个橘黄色身影突然冲到他身前,大声说道:“佐助~~~请让我画你吧!”旁边一片下巴掉地。

“怎么又是你?”佐助还算镇定,还能有理智的反问。

“就是那个……我也算是个画家吧,受邀请来看比赛,我觉得你真的很适合啊。”

“哦,我拒绝。”佐助一副淡定样子。

“为什么啊,你的身材这么好,我一定会把你画的很美的。”鸣人炸毛。

“不为什么,我不出卖自己的()肉()体。”佐助起身喝水。

“画裸体人像怎么能算是出卖()肉体!这是为艺术献身!你当模特才是出卖()肉体吧,穿那么少走来走去!”鸣人生气的大叫,这是对他画画事业的否定!

“我这也是为艺术献身!”鸣人的话牵动了佐助的神经,一字一顿地说道。

气氛剑拔弩张,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卡卡西及时救场。

“鸣人,你跑的太快了。”卡卡西领着几位设计师来到后台,“这位宇智波佐助先生,抱歉鸣人给你带来了困扰,这几位都有认识你的意向,你们可以聊聊。”

鸣人不甘心的表示一定要画到佐助。

 

酒吧里

“哼!这个人真是太可恶了!你说对不对卡卡西老师!”鸣人大口灌下果啤,打了个嗝。

“鸣人,虽说你到了二十岁可以喝酒的年纪,但是只能喝果啤哦。”这是临来前自来也的叮嘱。

“是是,鸣人,我们可以找更好的,今天有不少身材好的人,我爱罗也来了,你们好久不见,应该很开心。”卡卡西事事不离小黄书。

“可是我觉得他很熟悉……你知道吗卡卡西老师,他跟我梦里的人很像啊……”鸣人失落的说道。

卡卡西顿了一下,心想料想不错。

………………

佐助来到这家极富特色的当地酒吧。他的运气不错,今天那几个人都对他很满意,他已经成功签约了,想到以后家里生活会好一点,他身体一阵放松。

几杯酒下肚,佐助觉得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聒噪,四处望望,果然是那个金发蓝眼的家伙。

脸上三横似乎是胎记,看起来像狐狸,但是很蠢。这是佐助对鸣人的评价,结果着了魔似的一直盯着沙发里的鸣人,喝一口看一眼,把人当作了下酒菜。他不是第一次沾酒,水之国的酒后劲十足,几杯过后他也有点迷糊,看着那个银色头发的口罩大叔走了之后,做出了平时最不会做的事——摇摇晃晃的前去搭讪。

 

不知是谁先开始的,佐助和鸣人火热的吻在了一起,佐助一味地侵略,两人都是干柴烈火的年纪,此刻浑身发热,循着本性四处侵略。他又想起平日里做的梦,下()面不由自主的翘起来,开始扒鸣人衣服。上衣还没扒下来,就被一把扔到一边。

鸣人被亲的脸红彤彤瘫在沙发上,刚喝了酒很快睡着了。卡卡西揍了佐助一拳,佐助晕菜。

 

  • 画像

卡卡西一手一个把佐助和鸣人拖回酒店。

“哟,卡卡西,悠着点儿啊。”自来也正捯饬自己,看到卡卡西调侃他一句。

“老师,需要小心搭讪的人是你才对吧,可别又让我去赎你啊。”卡卡西安置好两个小子,坐下喝了杯水。

“不会不会,今天是早时候的约会~”自来也说完哼着歌走了。

 

卡卡西拍脸叫醒鸣人。

“唔……卡卡西老师,我想睡……”鸣人迷迷糊糊地抱住卡卡西胳膊撒娇。

“鸣人,你再睡机会就要失去了哟,佐助醒了就没办法了。”卡卡西笑眯眯地说。

“什么啊……”

“你不是想画他吗,现在他就在旁边。”卡卡西指指边上。

“……什么!”鸣人迟钝了一会儿从沙发上弹起,白天一直想着的人可不就在那儿睡着!

“嘿!卡卡西老师,佐助睡着了吗?他怎么会在这里啊?”鸣人开心的大叫,在房里四处乱冲找画具。

“算是睡着了吧。咱们快点。”

“哦哦,好的,卡卡西老师……我真的要脱佐助的衣服了哎。”鸣人有点脸红:“人家不好意思嘚吧哟……”

最后还是卡卡西把佐助挪到了床上,脱了衣服摆了个鸣人满意的姿势。

“哦……卡卡西老师好厉害……佐助这样真的好诱()惑啊我说!”鸣人在画布上仔细的涂抹来。

………………

佐助从熟悉的梦境中醒来,几乎要被身边趴着的金毛灼伤眼睛,轻轻摸上去,果然是软软的,就跟昨晚在梦里摸到的花瓣一样。他昨天做梦破天荒的可以自由活动身体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摸摸向日葵。

“居然是佐助……”鸣人嘟嘟囔囔的说着。

佐助靠近去听他说了什么。

“果然是佐助……”

为什么是我?佐助有点纳闷,后知后觉的发现:我为什么在这儿!我为什么感觉衣服穿的有点不对!你们对我做了什么!正巧这时候卡卡西进来叫鸣人,顺便打招呼:“嘛,佐助君早啊,这里的酒真不错对吧。”

佐助:“……”我为什么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我在这里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他起身去洗漱,觉得头好痛。卡卡西摸摸鼻子,开始自己叫醒鸣人的“大业”。

 

等佐助出来的时候,鸣人抱着个跟卡卡西很像的抱枕在沙发上打滚。一看见他,立刻热情的打招呼:“佐助早啊,你真的好帅啊!”

佐助:“……”为什么我今天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你怎么一大早就说我帅!你们都好怪!

 

  • 再见

模特大赛活动为期三天。

之后的两天,鸣人依旧在广场上画人像练习,偶尔看见佐助的身影就默默画下来,不过每当他准备追上去的时候人就没了。

“卡卡西老师,你说我为什么会梦见佐助呢,还是这么多年。”鸣人闲下来的空隙坐在卡卡西身边嘟囔着。

“说不定你们是天定的情缘。”卡卡西没有从小黄书上分一丝目光给他。不过,他这两天倒是不止一次看见佐助买向日葵,向日葵啊,有意思。

 

回到木叶,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佐助回国之后成功的进入了木叶服装学院,鸣人把自己偷画的那副画像展出在卡卡西的画廊里,一时之间又火了。

 

佐助得奖之后小有知名度,经常能接到一点薪酬不错的工作,鼬的甜品店生意也越来越好,一切事情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

 

这天难得一个空闲的周末,佐助收拾东西的时候一张名片从衣服间滑落,捡起来一看——“亲热天堂画廊”,联系人:旗木卡卡西

他想起来这是那次在飞机上漩涡鸣人塞给他的,还在半强迫下互留了巨信聊天号。

“……今天要不去看看?”最近他的梦越发诡异,居然还出现了和某人一起玩耍,让他想忘掉都难!

驱车跨越半个木叶市来到画廊的佐助发现装修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艳俗,简欧风格简单大气。推门进去,看见一堆人围在一幅画前指指点点。

佐助向来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转了个方向。

卡卡西在佐助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了他,想到现在正在展出的某物不厚道的召唤鸣人出来。

“哟,佐助,你来啦!”鸣人热情的扑到了佐助身边,佐助被他吓一跳。

鸣人看见正主来了,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有点心虚,想着法子打算把人忽悠到别的地方,但是他的功力实在太差了,早就在社会摸爬滚打多年的佐助立刻察觉到有什么不太妙的事,而且绝对和他有关。

这时一个富太太从他们身边走过,突然停下来看了他两眼,双目放光的扑上来:“哦,你就是那个画里的人!”

什么画?佐助锐利的看了鸣人一眼,那个富太太过来搭讪,佐助往被围观的某处走过去,不多会儿成功的进化为一只喷火的佐助。

“你!给我解释清楚!怎么会有我的裸体!”佐助恶狠狠的说道。

“那个……就是……那什么……嘚吧哟……”鸣人挠挠头,不太敢说。

“!!!吼……”佐助要爆发了。

“就是那天在水之国你喝醉了……卡卡西老师就把你领回我们下榻的酒店……来着……”鸣人对着手指,小小声说道。

“乘人之危!”

“你看我也没有让你全()裸啦!至少重点部分我给你打了阴影!”鸣人觉得自己还是蛮厚道的,不是很有底气地说道。

“那我还应该感谢你了!”佐助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不然怕是一会儿就有“新晋模特怒杀青年画家”的头条出现。

“……对不起啦……其实,其实有别的原因……”鸣人低头很乖的样子。

“有什么原因!”佐助已经不能好了。

“你知道吗,我从小到大都有做一个梦,梦里的人就是你哎!超神奇的!我做这个梦很多年,最近你还和我很开心的聊天呢!”鸣人咧嘴说着。

梦?这家伙也有做梦?佐助的停顿给了卡卡西机会,他成功的把两只约到了旁边的咖啡厅,“喷火佐助”留给了鸣人。

 

“哎,佐助对不起嘛,你不要生气了,我很喜欢你啊我说。”鸣人双手合十,清澈的眼睛比天空还蓝。

“……”别以为你跟我表白我就会原谅你,我们这才认识多久啊,太不矜持了!佐助冷脸坐着不发一言。

“佐助~佐助~佐助~”鸣人的哀求一声比一声软,佐助感觉自己有点招架不住了。

你这个白痴敢不敢再叫一句!要是再叫一句的话……我就……!!!佐助心里弹幕狂刷,表面依旧是冷面郎君。

“佐助佐助佐助!”鸣人不止叫了,还是一连三声。

唉,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所以说佐助就是个别扭的抖S,原谅和喜欢都需要抽打。

“咳咳。”佐助叹了口气,表面很不情愿的说道:“原谅你了。”

“哦哦,我就知道佐助最好了,我最喜欢你啦!果然像卡卡西老师说的我们是天定的缘分,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好自在,好熟悉,我喜欢你!”鸣人危机解除,热情的说着。

哦,你还表白了!对见面次数不多的男生就表白,你好样的大白痴。

“……我也喜欢你。”佐助不太自在地说道,脸上有点红。

“哦哦,太好啦,果然跟你交朋友是对的,现在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啦!”

佐助表示受到十万点暴击,为什么突然收到朋友卡,我对这个词的理解是不是有点不对?

他完全没了之前的淡定,心里弹幕刷爆了。

“我对你表白你却说我们是朋友!”佐助没忍住还是说了出来。

“咦~佐助你为什么要对我表白?”鸣人一脸茫然。

“废话,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啊!我梦见你那么多年,这是天定的缘分!”佐助说完这些话后觉得跟自己高冷的气质有点不符,不太自在的整了下衣服。

“哎!原来你也有做梦!梦到我吗?好开心啊,我……其实也很喜欢你呢,在飞机上,你还记得那次吧,算起来,是一见钟情……”鸣人抓抓头发,脸有点红红的。

“嗯。”佐助表示自己也是一样,鸣人成功的没有注意到。

“那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鸣人放弃坐在佐助对面,一溜烟跑到他身旁腻着。

“去我家,今天我哥哥休息。”佐助觉得见家长这件事一定要赶在前面!丝毫没想到卡卡西就是鸣人的家人,他们早就见过了!

 

鼬对鸣人的出现出奇的淡定。

这人早就去过他店里,金发碧眼的日本人太少了,而且他的店很偏僻,鼬问了三两句就大概知道了全部。

“所以说你早就知道我会把他带回来,你早就觉得我弯了?”佐助窜进厨房严肃的问自己哥哥。

“是啊。”

……我自己都没意识到我弯了……我的哥哥这么开明我有点接受不来。

 

鸣人后来还叫来了卡卡西和自来也,一老一小很会调节气氛,见家长的晚餐在很欢快的氛围里结束了,同时鸣人被鼬热情留宿。

……

盛开的向日葵花田里

“鸣人!”

“佐助!”

“我爱你!”

“我也是!”

 

佐助被吓醒了。看看睡在一边的鸣人,正抱着枕头淌口水。

“白痴……”佐助伸出手轻轻擦掉银丝,听见鸣人嘟嘟囔囔“我也是……”

 

  • 圆满

时间一晃过了两年,佐助在学校里成绩优异。

他不断努力,在九月被提名“火之国时尚大奖年度最佳职业时装模特”,两个月之后获得“火之国名模盛典国际关注奖”。事业慢慢走上正轨。

同时,和他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漩涡鸣人,在绘画事业上有了新突破。

佐助在这两年里宠溺技能不断被激活,有时候连卡卡西都看不下去了。

 

“佐~~~助~~~”鸣人在VIP出口飞扑进他怀里,“你这次出去好久,我想你想的拉面都不愿意吃啦!”

“哟,难得。”佐助嘴上一片讽刺,手上很熟练的护住鸣人。

“嘿嘿嘿。”

鼬接过佐助的行李,在后面和卡卡西交流带孩子的心得,一片欢乐融融的景象。只是在回到家后佐助看见卧室斗柜上的某物,瞬间又完成了“喷火佐助”的进化。

“吊车尾的,你跟我说清楚,怎么又有这个了,我不是不准的吗!”佐助手里拿着一张看起来是从书上撕下来的彩页,上面横陈着他的“玉()体”,当然,这次的重点部位没有马赛克。

鸣人十分长的反射弧在长久的平静过后慢慢回应,他站在卧室门口试图逃跑,被佐助眼疾手快揪进房间,并且佐助还大力的甩上了门。

“佐助,不要家暴啊,那样我会领走鸣人哦。”卡卡西在门外轻快的说到,接收到鼬“放心”的眼神。

 

“那个……什么……嘚吧哟……我就是太想你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画好了……”鸣人低着头像个小媳妇儿。

“我应该夸你吗!天天画男人()裸()体的画家!”佐助在听到“太想你”的时候怒气已经消下去一半。

“那我只是放在家里嘛。”鸣人反应过来,不对啊,当初眼前的家伙只说不可以把画展出,没说不准画啊,于是他不是很有底气的反驳。

“那你不是天天跟我打电话?”佐助的怒气又消下去二分之一。

“打电话怎么能缓解嘛,我没有自主能力的就画了,你真的很帅啊嘚吧哟。”佐助的怒气在鸣人的“爱语”——他是这么理解的——中消失殆尽。

一把搂住鸣人,佐助再次郑重的表示不可以再打他()裸()体的主意,不论打不打马赛克。

“哎!你就让我画嘛,我很想在你清醒的时候画一幅啊嘚吧哟!”

“拒绝!”

………………

佐助不愿意充当鸣人模特的原因很简单,在初见鸣人那次就被他作画的样子折服:认真,还带着点小俏皮。他当时心里一阵乱跳,稚气与活力并存的气息会不由自主的陷进去,之后就不敢再正面看鸣人。

一见钟情就罢了,看人还看呆了,这是绝对不能被发现的,这事关攻的尊严!所以看着我作画是绝对不允许的!

 

佐助没忘记正事,晚饭期间表示想带鸣人去国外扯证。

“哎!怎么突然说这个?”鸣人一脸惊讶。

“嗯……就是……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进一步的发展了……”佐助脸红,撇过头支支吾吾的说着。

“那要为你们准备起来了,鸣人,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啊。”鼬笑眯眯的吃完饭准备去了。

鸣人惊讶过后都是欢快,吃完饭帮鼬收拾好厨具“蹬蹬噔”跑进画室涂涂抹抹。

“怎么画这个。”佐助一直靠在门边看他,看他放下画笔走过去抱住他。

画布上,两人手拉着手,背景是艳俗的红色爱心。

“当然是我们的结婚照啊嘚吧哟!”鸣人很开心,眉飞色舞的说道。

“那祝我们白头偕老。”

“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的啊嘚吧哟!”

…………

 

END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