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二三事》

sasuke×naruto story

今天早上跟老妈去早市,看见了卖小猫的,真的特!别!萌!于是码了这个,日常流水账。

以后我自己有条件了就要养一只黑猫,一只橘猫,一只白色的萨摩或者是别的什么狗,这样才圆满!

因为我没养过猫所以对猫细致的照顾不是很知道,百度了一点,有错误请包含,比心。

黑猫佐&橘猫鸣

正文:


01.

佐助看见卡卡西回来的时候外衣被卷成一团抱在怀里,直觉告诉它这不是什么好事。

“嘿,佐助,你有新朋友了。”卡卡西展开衣服,里面窝着一只小猫咪。

猫实在太小,只有手掌那么大,眼睛都还没睁开,奄奄一息的趴着,身上的毛毛稀稀拉拉,勉强看出是黄色的,一股怪味儿。

佐助看了两眼,高昂着头走回了自己的猫窝,表示对这只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的东西不感兴趣,也不承认是新朋友。

卡卡西笑着撸了一把佐助的毛,手背收获三道爪印。

“嘿呀,小佐助害羞了,我们快去收拾收拾,先来擦擦眼睛,再喝一点葡萄糖,很快就会好起来啦。”卡卡西把小猫捂在怀里念念叨叨的走了,佐助跳出猫窝上了猫爬架,今天它状态非常好,突破自己爬上了第一层,但是卡卡西的目光都被新来的“不速之客”占据了,它的“丰功伟绩”并没有被看见,也就没有了往常的疯狂拍照和吹捧。

“哼,可恶。”

 

02.

新来的小猫被卡卡西起名为“鸣人”,因为是在鸣人大桥捡到的。做了基础的整理之后,卡卡西还是打算去趟医院。

此刻佐助已经从猫爬架上又跳回了猫窝,单方面的开始冷战,表示对卡卡西喜新厌旧的不满。卡卡西看看高冷的小黑猫:“佐助也到了打疫苗的时间了。”

丢了好几个番茄进猫窝才把佐助忽悠进去,卡卡西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欢欢喜喜出门去。

佐助一脸生无可恋,他感觉自己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孤单。看着卡卡西自从有了“新宠”之后就一直没停下过的傻瓜笑容,十分不爽。不过它忽略了自己的奴才总是戴着口罩,这一切都只是他的臆想罢了。

医院不是很远,医生对卡卡西已经很熟悉,毕竟当初抱回佐助的时候卡卡西没少来回跑。对他这次带来的新家伙也是十分惊喜,检查之后满脸惋惜:“哎呀,才出生三天,可要小心保护,卡卡西先生打算养它吗?”

“是啊,佐助也需要个伙伴。对了,今天就把佐助的疫苗给打了吧。”

“好的。”交代身边的助手去准备,医生神神秘秘的凑到卡卡西身边:“卡卡西先生,一会儿打疫苗的时候你要装作从我身边把小佐助抢走。”

“咦,为什么?”卡卡西一脸惊讶,他这个铲屎官上任才三个月,对猫咪的习性还不是很懂。

“这样它就知道你不是主动来给它打针的,不会记恨你。”医生继续小声说道。

佐助在一旁表示不屑,斜着眼撇鸣人。哼,毛都没长齐的小鬼,他又忽略了自己也只有三个月大。

“哦……”卡卡西表示真是神奇的操作。

佐助不明不白的被“抢”了一回,打了猫生的第一支疫苗。好痛,他抓破了卡卡西的口罩,用屁股对着他一个星期才消气。

卡卡西:唉,说好的不会记恨我呢。

 

03.

卡卡西又恢复了当初照顾佐助时的担心样子,把小鸣人抱在怀里细心呵护,终于在第十六天的时候,小家伙睁开了双眼。

卡卡西及时用画笔记下了这一纪念性的时刻,佐助又不爽了,趴在卡卡西手腕上试图用自己的身体阻止。

卡卡西笑着把佐助抱在怀里揉捏了一番,知道是自己最近一直关注鸣人,小家伙吃醋了。最后轻轻吻了吻它的额头,温柔的说道:“小佐助乖。”把它放到了地上。

佐助窝在卡卡西脚边把脸迈进了尾巴,哼,就、就算是亲我也不能抵消你最近冷落我的事实!

鸣人得到了很好的照顾,睁开眼睛好奇的蠕动,佐助这半个月对他的敌意消了不少,凑上前去看看。鸣人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吓到,好不容易立起的四肢又瘫了下去,“咪咪”叫了两声,小心翼翼的打招呼。

佐助嘲笑了一下小奶猫,喵了一声算作回应。鸣人努力的往卡卡西身边爬过去。

哼,作为后来的小弟不知道先来孝敬我居然去找铲屎的。佐助转身高傲的跳到了卡卡西脚上,一脸得意的看着鸣人。

 

04.

转眼鸣人已经被收养了两个月,眼睛的颜色定下来了,是非常漂亮的蓝色,毛也是温暖的橘黄色,在家里是非常耀眼的存在。它的胆子也大了不少,每天跑上跑下非常有活力,很喜欢跟着佐助跑来跑去,并且对佐助的黑毛黑眼睛很好奇,一直追问个不停。最后佐助被问到烦了,大声冲着鸣人吼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黑色,你去问你的爸爸妈妈好了!”

鸣人愣在原地,它刚生下来就没见过爸爸妈妈,要不是卡卡西,可能早就饿死或者被车撞死了,佐助的话戳到了痛处。鸣人有点失落,佐助果然还是嫌弃我的吧,意识到这一点,爬到了卡卡西的拖鞋上窝着,不再看佐助。

卡卡西正在进行绘画最重要部分的创作,对两只小家伙的争吵毫不知情,佐助过了一会儿觉得可能是自己话说重了,他是别人送到卡卡西家的,并没有体验过外面世界的残酷,但是身为猫的自尊又让他拉不下脸来道歉,只好去窝到了卡卡西的另一只拖鞋上。

卡卡西出来看见今天小祖宗们特别乖,大手一揽把两只一起抱在了怀里逗弄,随后门铃响了。佐助竖起身子警觉地看着,卡卡西抱了个大箱子进来。

“鸣人,你的小窝到啦,这样你就不用再跟佐助挤在一起了哦,我买了跟你一样的橘黄色,还是一只狮子。”

礼物冲散了鸣人的悲伤,它跳进软绵绵的猫窝查看一番,随后伸出头来很开心的“喵咪”。

“喜欢吧。”

嗯嗯,特别喜欢!佐助看见箱子已经空了,并没有属于自己的礼物,傲娇地表示自己的黑猫窝是世界上最舒服的存在,心里也有点小小的失落,其实跟鸣人挤着睡也挺好的,暖和。

 

05.

总所周知,橘猫非常容易发胖,这在鸣人半岁之后体现出来。

同样都是幼猫,鸣人比佐助大了一圈,天天被佐助嘲笑。

鸣人很苦恼:我觉得自己也不是很胖嘛。

那时候大家都小,没什么发言权。

鸣人很喜欢助跑一段后猛扑在佐助身上。

佐助吐血的表示:“蠢蛋你要压死我吗!”

鸣人很委屈:“我只是想跟你玩嘛。”

佐助:“你是想压死我,继承我的猫窝、我的猫爬架吗?还不快去减肥。”

鸣人溜达到镜子前左看右看,十分满意,转身对佐助说道:“我觉得还好啊,卡卡西爸爸也说我很可爱。”

佐助看着鸣人摇头摆尾巴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点萌。

 

一年之后,大家都是成年猫了,鸣人意识到了自己的体重问题。

事情缘于某一天,佐助轻快的跳到了猫爬架的最上层,淡定的眺望远方的风景。

鸣人:“佐助我也要看!”

佐助:“你看什么,你只要仰望我的风姿就好了。”随后继续摆出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

鸣人不服,跃跃欲试的往上跳,到第二层就不行了,前爪扒着板子,腿怎么都抬不上去,只能够到自己肚子上的毛。

“嘿!我肯定能上去!”鸣人给自己打气,此刻佐助已经跳了下来,趴在地上看鸣人挣扎,胖乎乎的样子又觉得有点萌。

最后鸣人前爪也没劲了,放弃自己掉了下去,正好压在了佐助身上。

“哦,爬不上架子的吊车尾,你真的是要谋害我吧。”佐助咬牙切齿地说道,吊车尾是他看电视学到的新词。

“没、没有……呜呜,我爬不上去……”鸣人惆怅的看看自己的胳膊腿儿和肚子,毛蓬蓬的,下面是结实的肉。

“我要减肥了吗?”鸣人像狗一样趴着,尾巴甩来甩去,佐助非常想扑过去抓住。

鸣人的失落持续了好几天,卡卡西也觉出了不对劲,抱着他去了一趟医院,医生表示有可能是天太热了猫咪受不了,卡卡西回家之后小心翼翼地把鸣人的毛剃掉了一层,鸣人趴在地上不动了。

虽然剃了毛,好像也没瘦多少……不过家里安静了很多,是因为鸣人还沉浸在没毛的抑郁里吗?佐助有点不习惯。

 

“其实也算是可爱的。”它突然凑到鸣人身边说道,“胖一点可爱,可以当垫子。”

鸣人把头甩到另一边不理它。

“夏天了就容易发胖,冬天就瘦了。”佐助不太会安慰猫,笨笨的忽悠鸣人。

“真的吗?”鸣人一听减肥有望,眼睛又亮起来。

“……是的,你看卡卡西就是。”佐助搬出卡卡西做例子,鸣人对卡卡西蜜汁崇拜,只要说他就有希望,不过佐助有点郁闷,难道不应该崇拜我吗,我这么矫健的身姿居然看不到,果然是吊车尾。

“……好像也是。”

“那你还伤心吗?”佐助问道。

“哎?我为什么要伤心?”鸣人呆呆地反问。

“那你为什么不动,看起来不开心。”佐助也趴到了鸣人身边。

“我发现摸毛剃掉之后趴在地上好凉快!佐助你要不要也来试试!”

………………

佐助:我就不应该担心这个吊车尾的!

 

END

虎头蛇尾的结局了……

橘猫鸣可以看作这只


黑猫助就看作这只吧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