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折磨》

sasuke×naruto story

很短,小段子

今天在中央一台居然看到何以笙箫默,想起了大一时候和舍友们追剧的日子,那时候特别讨厌应晖哈哈哈,看到的刚好是何以琛和赵默笙扯证的那一段,挺好玩,按照这个写一个佐鸣的

说明:此处大家都是单身,十二光棍。到鸣人当火影的时代已经高楼林立科技发达了,所以我在这里面有手机和银行账户


正文:

 

四战过后,鸣人终于得到了佐助的认可,就在宇智波佐助看开了一切以为自己能够和竹马竹马在一起之后,鸣人告诉他想约定当上火影的那一天结婚。

佐助在心里吐槽了一万遍卡卡西六代目,艰难地点了头。

求而不得的男人怨念最重,卡卡西在任期间努力发展,终于在鸣人走马上任的前一天,火之国通过了同性恋婚姻合法法案,七代目火影大人和他的男人——神秘的爱之宇智波末裔将成为木叶村乃至火之国历史上第一对合法的同性恋夫妻,为了见证这一伟大时刻,其他同期们和六代目甚至安排到把登记处搬到了火影坛上——这样大家就都能看到了。殊不知两人已经扯了证。

宇智波佐助一等就是十年,鹿丸一早给他透了口风,他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鸣人上任的那天零点一到,两人就拿到了婚姻届受理证明书和户籍誊本,鸣人当时还有点茫然:这就算是结婚了?

 

佐助轻咳一声,带着人来到一座新房子,鸣人在这之前并没有和佐助同居,还是住着他的小房子,此刻看见这间新的二层小楼,有点茫然。佐助第一愿望达成,在门前严肃的把自己的银行卡和密码交代的一清二楚,拉着人进了屋——白花花的墙闪闪发光。

鸣人:“佐助,为什么是空的?”

佐助:“咳,给你一个家,家里的一切都由你做主。”说完默默的看着鸣人,漆黑的眸子里满是期待。鸣人,如果你懂的话应该要激动的扑上来给我一个吻,佐助暗搓搓想着。

家……吗?

鸣人很开心的问到:“那我可以贴有小青蛙的墙纸吗?”

“这是你的家,你想怎样都可以。”

鸣人:“那我可以挂有小青蛙的窗帘吗?”

“难道我没有给你决定窗帘花色的权力吗?”

鸣人:“那我可以铺有小青蛙的床单吗?”

“……为什么一定是青蛙?”

鸣人:“那铺有番茄的床单好了。”

“完美。”

 

鸣人新婚上任,没有婚假,没有蜜月,同一天被任命为暗部编外人员的宇智波佐助先生抗议,鹿丸表示你们作为特殊人物,会有一定的补偿,交给了他一个S级任务的卷轴。

“那我跟鸣人的洞房呢?”

“难道你们昨晚上盖着被子纯聊天?”鹿丸的话一如既往的犀利。

佐助难以启齿。昨晚鸣人和他开心的说了一晚上新房子的装修,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他又希望两人是在清醒的时候交付彼此的,于是在小黄本上学来的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一个都没实现,唉。

眼看鹿丸还要再说什么,佐助煞有介事地咳了一声,看起了卷轴……要出差!雾之国!那么远!一星期!

编外人员的艰难无法言说,佐助在走之前快速地给鸣人发了一条短信。

鸣人:“欸?这么快就有任务了啊,还想跟他一起去挑窗帘啊嘚吧哟……”

 

鸣人新官上任,辛苦的处理文件文件,终于在第六天中午完成了第一波。

“呼……好不容易啊……”

鹿丸推门进来:“弄好了吗?”

“嗯嗯,都在这里啦。”

突然鸣人的手机响了,看看是佐助的银行账户发来新消息。

“咦,这次任务还没结束就发佣金了吗?”

鹿丸凑过去看了一眼,告诉他这是两个人的婚补。

“哦哦,原来还有这样的福利啊。”

“是啊,这次的文件提早完成,那么就放你半天假吧,明天佐助要回来了吧。”鹿丸问到。

“是吧,佐助走的时候说是一周。那么我今天就去买点东西好了,谢谢鹿丸啦,下面的就交给你了。”

“快走吧我的火影大人。”

木叶施工队的速度非常值得肯定,两人的房子仅花了六天就装修好了,鸣人从自己的小公寓小心翼翼地撕来了那张写着“NO 拉面, NO LIFE”的海报,挂上顺道买的新窗帘——卧室是小青蛙花纹,客厅的落地窗最终配了番茄图案。

厨房里放上新买的锅碗瓢盆,上面不出所料的都带着青蛙花纹或是番茄花纹,其中两只限量版的拉面碗被鸣人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这样以后就可以和佐助一起吃拉面啦!鸣人开心的盘算着。

沙发上丢了一堆柔软的抱枕,都是小青蛙、番茄、还有漩涡和宇智波的家纹图案,鸣人收拾好之后扑在沙发上,开心的滚来滚去,拿出手机给佐助发短信:

“家里的窗帘我真的买了小青蛙图案的哦!from 老婆”

…………

“家里的碗我也都买好啦!from 老婆”

…………

“你回来肯定会大吃一惊,婚补的钱发下来了,我买了一堆东西!from 老婆”

…………

“你现在在干什么啊……from 老婆”

…………

…………

“为什么都不回复,你有收到吗?”

…………

鸣人看着手机慢慢睡着了,屏幕上是穿着火影袍的他和披着黑斗篷的佐助拥抱亲吻。

 

回程路上紧赶慢赶的佐助:

“队长,好像您的手机一直在震动。”

佐助冷冷的看他一眼,掏出手机,看见鸣人连发的五条短信,嘴角微微勾起。同行的队友有点惊恐。

雾之国的路很难走,四人进了火之国才有得以停下整顿,佐助又掏出手机来看,鬼使神差的想到一句话——甜蜜的折磨。结婚的男人果然不容易啊,吊车尾的在我出差几天都忍耐不住。

于是佐助毅然决定马上回家,交代其他队员小心行事。

“队长,你可以这么离开吗?”队员吃惊地问到。

“老婆查勤。”

…………

佐助采取了非正常途径回到新家,看见鸣人窝在沙发上。

我不在家的时候吊车尾的在床上都睡不安稳吗,那么我以后出差要怎么放心,佐助莫名的升起一丝无奈,以后都不想再接出差的任务了。

 

佐助没有叫醒鸣人,把他上半身抬起来靠在了自己身上,自己坐在鸣人刚刚躺着的位置,轻轻抚摸怀中人那柔软的金发。环顾了房中的摆设,沙发前是大大的茶几,上面摆着从旧家里搬来的杂志,不远处的厨房是开放式的,餐桌上摆着新鲜的植物,楼梯的空间没有浪费,做成了可以摆东西的小格子,此刻在那些格子里摆满了鸣人的限量款拉面。所有的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的,佐助觉得很温暖,以后的生活会更好吧,他憧憬着。

 

END

小段子就是这样没头没尾的

很逗的何以琛和赵默笙的对话

何以琛:“你要是犯罪,最好保持沉默,不然三言两语就会出卖你自己。”

赵默笙:“我能犯什么罪啊。”

(以下为我的脑补)

何以琛:“盗窃罪,偷走了我的心~~~”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