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我水》

sasuke×naruto story

现代校园

我想想还是说在前面:“喝我水=和我睡”,这还是我同学告诉我的,我们学校有这种的,就是一些有钱人开着豪车停在教学楼旁边,车顶放瓶水,要是有女学生拿了表示“我愿意和你睡”,有的就直接当长期的情妇。嗯……我觉得这个挺荒谬的,感觉平常在学校都没见到过,不过有一次晚上还真看见了,车旁边还站着个人……不是什么好事,个人选择也不置喙什么。

还有我也没谈过恋爱,所以对表白什么的就很简单,我想我谈恋爱也会这么说的吧,头脑简单,想不出什么深套路,看个开心就好。

谢谢包容我的啰嗦,比心。


正文:

宇智波佐助和旋涡鸣人是大家见证长大的竹马竹马,然而这对竹马这么多年都没在一起。

宇智波佐助真可怜,这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众人的心声。

因为鸣人始终坚信自己笔直笔直的,最喜欢的是同期的春野樱,为此还努力考到了同一所大学——火之国木叶大学。

木叶市是火之国的省会城市,木叶大学是这里的重点大学,水涨船高,木叶大学也就成了学生和家长心中的好学校,分数线不低。鸣人高中的时候上课除了睡觉就是走神,老师们都不敢说什么。这小子的爸爸是市长,是个实打实的官二代,旁边还有个宇智波佐助保驾护航,宇智波家在警察界打拼多年,人才辈出,这个以后肯定也是警察。说了这么多,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漩涡鸣人老师们惹不起。这小子毫无压力的过了高中的前两年。

佐助作为鸣人的邻居,小时候第一眼见到他就喜欢上了,对其他人都是爱答不理的,唯独对这个比自己小三个月的家伙粘粘糊糊,宠他宠到鸣人爸爸都看不下去。

两人一路同班同坐到了高中,在恋爱的酸臭味中,佐助很仔细的思考了自己对鸣人的感情,突然发现,原来我喜欢他啊。思考过后就是行动,佐助明里暗里的给家里通气,富岳和美琴最终同意了,结果问题出在了鸣人身上。

鸣人遗传了爸爸波风水门的金发蓝眼,家里虽然宠的厉害,却没有被惯坏,性格开朗又活泼,一直是人群中的小太阳。但是也很单纯,尤其在感情方面,可以说是迟钝。每当佐助提到两人的关系问题时,鸣人都理所当然的来一句“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最好的朋友,一句可怕的话,佐助听到了无数次,他怀疑这其实是鸣人对他当初的那一句“朋友”的报复。

宇智波佐助忍不住了,他家里都同意了,既然鸣人这里行不通,我就去找他爸爸!

波风水门工作很忙,佐助好不容易约到了时间。晚上,提着大包小包前去拜访。

“哎呀佐助,你带这么多东西来干什么,是有什么事情呢,还是在办公室,难道你爸爸有什么事情让你来打头阵?哈哈哈哈哈。”水门打趣到。

佐助:“……”

“……叔叔,我来是想跟你说一说有关鸣人的事情。”佐助的腿有点软,波分水门作为市长的威严在无形中一直刺激着他。

“鸣人?鸣人出什么事了吗,你们也要升高三了吧,是成绩的问题吗?”水门像连珠炮一样问着自己儿子的事,似乎忘记了刚刚才打过电话回家。

“不是……成绩的问题……”,佐助在心里又做了一番建设,鼓足勇气说道:“叔叔,请把鸣人交给我照顾吧!”

水门:“?”

“你不是一直在照顾鸣人?鸣人能一路升到高二还多亏了你平时的补习啊。”

“不是这种照顾……是另外一种……就是像您和玖辛奈阿姨一样的……那种……”

水门意识到了这个十八岁的少年在跟自己说什么。

在“艰难地”思考了一番后,水门表示这要看鸣人自己的意思。佐助走出大门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又把锅甩到鸣人那里了吗?我就是不知道怎么搞定他才来找大人寻求帮助的啊,现在又全部回到了原点啊。佐助吃亏只能往肚子里咽,感叹姜还是老的辣。

 

波风水门回到家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先去看了鸣人。鸣人正坐在桌前抓耳挠腮的写练习题,题目似乎很难,他的眉头皱的能夹住笔,拿起本子到眼前看看又无奈的放下,长叹一口气在旁边的草稿纸上计算着零零星星的步骤。水门轻手轻脚的关上门,跟玖辛奈说了佐助的事。

“我们家的小子还蛮受欢迎的嘛。”玖辛奈大笑道。

“那现在也太早了,鸣人才上高二,还是个孩子呢。”水门严肃的说道。

“你都说了要鸣人自己决定,小佐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玖辛奈对鸣人的性格当然清楚,对朋友义气,对感情迟钝。

“哼,我的儿子哪能让他说带走就带走。”

佐助失落地回到家里,打开手机看到鸣人发过来的一堆短信,全都是问题目的。

佐助很无力,不想回答,难道我在他心中就是个题库?他陷入了对自我的怀疑中。

鸣人最终在佐助和鹿丸的连番补习下,有惊无险的升到了高三。

春野樱是高三时候转学到鸣人班级的。见到她的第一眼,鸣人就觉得自己的心被俘虏了,佐助也觉得自己输了。

高三的学习是忙碌的,在佐助的题海战术下,鸣人根本无暇去想别的。拿到通知书的那天,鸣人开心的拉着佐助去找春野樱。

“为什么要去找她。”佐助拉住鸣人。

“去问问她学的什么啊,我就是为了樱酱才考的木叶大学啊,不然就去学体育了。”

佐助任鸣人拉着自己往前走,路过小公园的时候一把把他拉了进去。

“佐助?”

“吊车尾的……不,鸣人,我有话要跟你说。”佐助脸有点红,他本来没打算这时候告白的,但是鸣人满心都是春野樱,他忍不住了。

“那个……我喜欢你。”

啊啊啊啊啊我居然说出来了!佐助的心好像火山喷发,紧紧盯着鸣人的脸。

“哎?为什么说这个,我也很喜欢你啊佐助。”

啊啊啊啊啊!佐助想要奔跑、跳跃、飞天、遁地!

“我们那么好的朋友这么多年了,我要是不喜欢你就不跟你玩啦。”鸣人看见旁边有卖冰棍的,打算去买一支。

佐助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冰棍。好朋友,这是他一生的魔咒。

 

大学生活还算轻松,鸣人学习的是日本文学,他在文学方面颇有天赋,成绩不错,加上经常去打篮球,已经被女同学们悄悄地选为了班草。

这天,佐助正跟鸣人说这星期两家的大人都忙到不能回家,让他到自己家去住。

鸣人:“这一阵爸爸是挺忙的……到你家去也不是不……”

“呦,鸣人,打球去不去。”牙抱着篮球在门口喊到。

“去!”鸣人顿时来了精神,拉起佐助就往外跑。佐助无奈的被他拉着走,顺便算了算时间,下了楼找个空隙把车开到了操场旁边,在车顶上放了一瓶水。

那边鸣人已经在招呼了,佐助看了两眼,把瓶盖打开了。

 

“啊啊啊好热好热!”鸣人扇着衣领与众人道别。

“佐助你不热吗!”鸣人看着他,只是脸红了一点,自己的汗都能洗脸了。看到车有点吃惊:“哎呦佐助,你怎么把车开来了,还把水放在这。”随手把水拿起来喝。

佐助看着鸣人的喉结上下动作,觉得自己也很渴。

“嗯,车上开空调了,你能凉快点。”

“可是爸爸应该会来接我吧。”鸣人在车里往外张望。

“今天叔叔给我打电话了,他有事来不了。”佐助面不红心不跳的撒了个谎。哼,谁让你一年前坑我呢,波风叔叔,你的儿子还是要归我。

“哦哦,哎爸爸怎么不告诉我告诉你。”鸣人在车上嘟嘟囔囔的玩起了手机。

佐助:……

 

两人吃完晚饭,佐助迫不及待地把人带进了卧室。

“咦,佐助,我不是应该住在那边吗?”鸣人看着佐助的卧室,突然发现床头的相框里几乎都是他的照片。

“笨蛋,你都答应我了,现在要不认帐吗?”

“……我答应你什么了?”鸣人莫名其妙的抓抓后脑勺。

“和我睡啊,你不会不知道吧,你喝了我的水。”佐助看着鸣人的样子,心里打小鼓,这家伙不会真不知道吧!

“什么意思,我是喝了水没错……你想跟我一起睡吗?”鸣人还是很茫然。

佐助跟鸣人讲不通,直接把他扑到了床上。

“喝了我的水就等于答应和我睡觉,这是一个大家都明白的潜规则。你今天喝了我放在车顶的水,表示你接受了这条规则,所以,你现在逃不掉了。”佐助身体紧压住鸣人,伸手去床头柜摸索。看了这么多的教材终于能派上用场了,佐助有点激动。

“啥!!!佐助你不能这么做,我们都是男的啊!”鸣人听了觉得有点荒谬。

“我们是最好的……”

“停!”佐助及时制止了鸣人的话,他怕自己在这时候听了有心理阴影,一辈子都硬()不起来。

“鸣人,你真的理解‘朋友’的含义吗,我对你的感情你真的没意识到吗?”佐助想了想还是先让鸣人想明白,起身坐在床上。

“……你这么多年对我那么好我都记得啦,你真的对我很好,我不是很会说,咱们就一直这样不好吗?”

“不好,我怕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勾走了,你那么耀眼……我没有底气。”

原来佐助也有害怕的时候,鸣人凝视着佐助漆黑的眸子,那里面有自己看不懂的深情。

“你还记得高中毕业我对你的告白吗?”佐助再刺激鸣人。

想到那天的不欢而散,鸣人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低低的回答:“记得……我以为你是开玩笑的……”

“这种事怎么可能开玩笑,当然是真的!”佐助哭笑不得。

“……其实我有时候也觉得不对啦……晚上佐助不在的时候我就很想你,白天见到了就很满足,看见佐助跟女孩子说话就不开心……”鸣人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枕头上是佐助的味道,鸣人小心翼翼地吸吸鼻子。

“……那就是说……鸣人对我……也是有感觉的咯!”佐助听了突然就点想哭,原来,自己不是单相思啊。

“……应该……是的吧……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我没有谈过恋爱啦,怎么能懂这些。”鸣人几乎要缩到枕头里去了。

“那么……我们要不要试试?像谈恋爱那样。”佐助趴过去在鸣人耳边轻轻说道。

“……好吧,如果是跟你的话,应该也不差。”鸣人小小声说道,说完快速的亲了佐助一下,刚好亲在佐助的鼻子上。

“笨蛋,我的嘴在这儿呢。”佐助捧着鸣人的脸交换了一个火热的吻,“这才是亲亲呢。”

“什么呀,我再笨也知道那是法式深吻好吗!”

“那接下来的你也知道吧。”佐助起身脱衣服。

“喂喂喂,你干什么,一身汗味,洗澡啦。”

“先睡再洗。”

鸣人被吃了个爽。

佐助:嗝……有点饱……

 

波风水门:鸣人你在哪里,爸爸在校门口等你好久了啊……

 

END

 

 

 


评论(9)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