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第》04 完结

kakashi×naruto story

完结了

结尾烂了,在那种情况下没想好怎么结尾,这篇会重修

这篇的卡卡西还有鸣人的感情不是很明显,我主要是想表达一种“长久思念而产生出的爱”,不过好像没表达出来,第一章和第二章间隔了一个月,时间久了当初的感觉完全变了样,导致这篇写得很难受,之后还是要重新写啊。

正文:

4、

卡卡西不久之后拿到了鸣人和水门的血缘鉴定书,他的猜想被证实了,这次没有认错人,鸣人就是老师的孩子。

鸣人,兜兜转转,我还是找到你了。

鸣人打算出院,他现在连住院费都交不起,被卡卡西拦在床上:“鸣人,我要告诉你一点事。”

“什么?”

“这么多年,……你有没想过,你的亲生父母呢。”卡卡西早把鉴定书塞进了衣服口袋,在问出这句话时,他握紧了双拳。

“想过啊,但是我对小时候的事情都记不得了,鼬……少爷告诉我说是脑部受了撞击所以失去了记忆,就连我的名字,也是在我当时带着的一个项链上面知道的。”

“那个项链的吊坠是一个小相片盒,一边是合照,一边是漩涡家的家纹,家纹上写着你的名字。”卡卡西没有丝毫停顿的讲出了项链的样子。

“唔……当时项链只剩一半了,就连名字也被烧得勉强能认,后来是鼬哥告诉了我自己原本的姓氏。”鸣人想了想说道。

“看来宇智波鼬对你很不错。”卡卡西下了结论。

“是啊,鼬哥简直就是大哥的典范啊,既温柔又懂很多,总是很照顾我。”鸣人似乎想起了以前的趣事,脸上漾出明朗的笑,惨白的病房在这笑容的照耀下都闪耀起来。

“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鸣人想到大半年前的车祸,很快失落下去。当时他缠着鼬练车,没想到被两辆大货车左右夹攻,危急之下他们紧紧抱住了对方。两人受伤都很重,但是他醒过来了,鼬一直没醒。

当时他内脏受挫严重,肝、肾都有挫伤出血,肺部几乎失去功能,只能靠呼吸机维持血氧饱和度,在手术台上被下了两次病危通知后送进了重症监护室。鼬断了几根肋骨,最严重的是脑部出血。

佐助听到医生说“醒来的日子无法确定”,当即就冲进了鸣人的病房要拔掉他身上的管子弄死他,被护士们拦住了。鸣人刚好在那时候醒来,人还懵着,疼痛像一把把小刀凌迟着他的神经,面对佐助的盛怒,没有丝毫招架之力。以前佐助多数时候是无视他的,那时候,那双黑眸里的恨意几乎要化为实质的刀剑,将他捅穿、撕碎。

鸣人努力的张口询问鼬的情况,佐助一拳砸在他的床上,说了一句“你害死他了”快速跑走。

身体的疼痛让鸣人精神很差,脑子里一片浆糊,他没有听清佐助的话,以为佐助是在责怪自己受伤,很快就疲倦的合上眼睛睡了。

彻底地醒来之后鸣人才知道鼬的情况,挣扎着要去看,被富岳身边的秘书拦住了。开始的时候还能看到佐助站在重症室的玻璃外,用种仇恨的眼神审判他。后来转到普通病房,鸣人彻底和外界断了联系,外面都是保镖,他不被允许出去,护士和医生来做检查时也一声不出。鸣人在一天晚上冲破了保镖,被秘书按在冰冷的地上狠狠教训,之后没多久就被送到了木叶市郊区的疗养院。

疗养院的条件差很多,不知是不是被“特殊关照”过,照顾鸣人的护工都不和他说话。佐助去过一次,他还记得佐助当时凉薄的语气:“鸣人,你走吧,宇智波都不想再看到你,你也不要再用这个姓氏了。”

鸣人以为自己害死鼬了,失魂落魄好久。佐助来过之后连护工都不再出现了,鸣人觉得他们或许在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离开,便收拾东西在某天晚上走掉了。

“要去看看吗,宇智波的话,应该在顶楼的特级病房。”卡卡西说道。

“不了吧,他们应该不想看到我,所以之后我把自己的身份证件都留在疗养院了,也用回了本来的姓。”鸣人苦涩地笑笑,突然问道:“话说回来,卡卡西先生怎么知道我的项链啊。”

“因为那就是我做给你的啊鸣人。”卡卡西说道。

“欸?”鸣人很惊讶。

“十四年了,我唯一的使命就是找到你。鸣人,你真的想不起来旗木卡卡西是谁了吗?”卡卡西扶住他的肩膀,摘掉了口罩。

“呃……”鸣人皱起眉头思考良久,卡卡西悬着一颗心等待他的答案。

“对不起卡卡西先生,我真的想不起来,那时候的记忆对我来说太久了。”

……一段时间的沉默

“是啊,对你来说还是太勉强了。我们先不说这个,我带你去别的地方静养好不好。”卡卡西重新戴上口罩,转移了话题。

“其实……我可以自己一个人……”

“你现在这种情况我是不会放你走的!”卡卡西转过身去冰冷的说道,他的怒气再也压抑不住,对他来说宇智波所做的一切都太过冷酷了。

“我……我还能去哪里呢?也没什么人收留我了吧,卡卡西先生,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跟你做学徒好不好?”鸣人打破两人的僵硬气氛。

卡卡西很心酸,若不是多年前的车祸,鸣人哪里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境地?“鸣人,我已经找了你很久很久,你的爸爸妈妈,他们人都很好,车祸夺走了他们的生命。而我,是你父亲的学生,是孤儿,从小就跟着老师,住在你们家,你总喜欢跟在我身后跑。”

“你是……”鸣人呆呆地,对卡卡西的话还没有消化下去。

“老师当年出事的时候我被送到国外念书,赶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在医院走丢了,来迟一步让你流落在外这么多年。鸣人,对不起。”卡卡西将他揽进怀里。

“车祸……为什么总是要用车子害人呢……”浅浅的抽泣声在安静的房里响起。

“鸣人,这么多年,辛苦了。”卡卡西轻轻抚摸他的背。

“总是车祸,什么都没了。”鸣人抱住卡卡西的腰慢慢大哭起来,越抱越紧。

“为什么你不早点出现呢,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在那里过的一点都不好……染黑头发,戴黑色的美瞳,就是为了和他们一样,可是还是有人欺负我……呜呜……没有人关心我,都叫我野孩子,我也想有爸爸妈妈……”鸣人断断续续的说着,这些事情卡卡西之前在资料上看过一点,现在听到他说,心酸不已。

“呜呜……只有鼬……哥哥对我好啊……他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不醒来呢……”卡卡西的衣服湿了一片,两人一个哭一个听,声音渐渐消下去,鸣人哭累了睡着了。

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了……卡卡西揉揉鸣人的头发许下誓言。

 

鸣人被一个小东西蹭醒了。

“咦……帕克!”

“汪汪!”

“鸣人你醒了啊,真会抓时间,饭好了噢。”卡卡西穿着家居服围着围裙端着个餐盘走过来。

四处打量了一下房间,墙被漆成了橙色,贴着各种贴纸和海报,地板上四处散落着小毛绒玩具,鸣人小声地问道:“这是卡卡西先生的家吗?”

“是啊。”

“卡卡西先生的房间真是可爱啊。”鸣人想不出来别的形容词,只能实话实说。

“这其实是你的房间,这里就是你亲生父母的房子。我的卧室在隔壁。”卡卡西笑眯眯地说道,端起盘里的粥送到鸣人嘴边。

……

“真的吗!这里是我的家!”鸣人惊讶的从床上跳起来,下地四处转。

“我一直都有打扫,在特殊节日也会来住几天,你先吃完饭,之后我会带你去看的。”卡卡西端着碗跟在鸣人后边。

“爸爸妈妈的房间也可以去吗,可以现在去卡卡西先生的房间吗?”鸣人显然兴奋过头,没注意到饭,被卡卡西敲头“教训”,帕克叼着自己的碗跑来跑去。

 

“真的是爸爸妈妈呢。”鸣人笑着看墙上的照片,没多久又哭了。

“老师在天堂应该会高兴吧,我终于把你带回来了,今后你就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卡卡西和他一起看向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

“嗯。”

 

“说起来……那我之前对你说的话不就是不可以的了吗,在那个小屋,我说喜欢卡卡西先生来着。”鸣人洗完澡突然想起来这件事。

“不是啊,我也很喜欢鸣人,我和老师没有血缘关系,可以在一起。”卡卡西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小书。

“我应该是因为小时候的熟悉才会有喜欢的感觉吧……是亲情吧。”鸣人挠挠头。

卡卡西放下手中的书,“对你来说什么才是喜欢呢,鸣人?”

“唔……我也不知道。”

“鸣人,我寻找你这么多年,不断地想想你的样子,在不知不觉中,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很多很多年了啊,开始可能是亲情,但是到现在,你已经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我知道,那是爱情。”卡卡西放下书郑重地说道。

“欸,可是我想不起来以前的事……卡卡西先生的爱好沉重。”鸣人觉得有点不妙。

“不用有负担,我会等待你爱上我的那一天的,而且我相信不会太远。”卡卡西说罢摘掉口罩在鸣人嘴唇上轻轻一吻。

“……”

之后的日子恢复了平静。鸣人被卡卡西告知自己也继承了庞大的产业,波风家的皮具制造企业和漩涡家的大型餐饮连锁公司。

“为啥还有餐厅啊,我对这些应付不来啊卡卡西先生。”鸣人哀嚎。

“说过不要叫我先生了,因为你的母亲喜欢吃,所以老师给他开了餐厅。”

“哦哦哦,那么这家文具店是怎么回事,‘郁金香’的名字好直接,也涉及了文具业吗?”

“那是我为你而创的品牌。”卡卡西说道。

“……卡卡西……”

“郁金香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你能了解吗?”卡卡西认真的看鸣人。

“……知道啦。”

 

“鸣人,要走咯!东西带上了吗?”卡卡西在楼下喊道。

“哦,马上就好!”鸣人快速地拉好背包跑下楼。

“小心点。”

“嘿嘿。”

“天气不好我们要快点。”

“嗯嗯。”

刚出门的两人,看见屋外停了一排车。车上走下来的人让鸣人大惊。

“……鼬……哥……”

“鸣人。”宇智波鼬推掉了扶着他的人,慢慢走过来。

“鸣人,你还好吗?”宇智波鼬温柔地问道。

“鼬哥哥,你……醒了吗?”鸣人如在梦中,卡卡西把他搂在怀里。

宣示主权的行为提醒了鼬,他略显忧愁的问着:“鸣人找到自己的家了啊。”

“嗯……是啊,鼬哥哥,这个是卡卡西,是寻找了我很多年的人。鼬哥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啊。”鸣人还是很担心鼬的情况。

“在你离开的第二天,觉得你要走了不能再睡了。”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鸣人连连说着,看见了车里的佐助和富岳,低下了头。

“鸣人现在……还会跟我回去吗?”鼬带着期待地问道。

“……”

“不了……卡卡西要带我到国外去。”鸣人似乎做了某种决定,抬起头直视着鼬,“鼬哥哥要好好养身体,快点好起来哦。”

“不会再回来了吗?”

“是的,我要去妈妈出生的地方生活,这也是他们的遗愿。”鼬看起来很失落,“鸣人,我还是错过你了吗?”

“在我心里,鼬一直都是超级厉害的大哥哥……卡卡西他,找了我很多年,我不能离开他。”

“……我知道了。”

“我们要走啦。”鸣人抱了抱鼬。

“我们还会再见吧。”鼬掏出一串项链递给鸣人,那是一个小相片盒。

“鼬哥一直记住我,我们总能再见的。”

鸣人拉着卡卡西往外走,“保重啦!”他回身对着宇智波的车子挥了挥手。

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渐渐晴朗起来,阳光照在鸣人身上,一如他的笑容,点亮了世间。

 

END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