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情人》

sasuke×naruto story

婚礼司仪佐&鸣

灵感来源周董《前世情人》,周董今生最爱,从小喜欢到大

前世情人

作为一只有尊严的单身狗,七夕的更文没赶上时间,尊严扫地T-T向看我文的小伙伴抛心心,有人看就给我超——级大的支持,有时候真的怀疑自己写文的意义是什么

前面用了好多699集两人的告白,我本来打算删改一下,读下来之后发现没法删没法改,就这么用了,后面就很像流水账,唉

迟来的七夕快乐

正文:

“鸣人,这次你就消失吧,连同你我的羁绊!”

“佐助,要是你和我战斗,我们俩,都会死。”

“你为什么……不惜这样都要妨碍我。我投身黑暗,斩断一切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曾经试图与那样的我一刀两断。可是你,却从不曾想过斩断与我的羁绊,为什么你不惜这样做,也要与我扯上关系?”

“你已经明白了吧。”鸣人笑着,“身体不能动了,嘴皮子就变得特别利索……”

“别废话了,快回答我!”

鸣人转头看着佐助的双眼:“因为我们是朋友。”

这句话,鸣人跟他说过很多回,这次,他不想再听到这个答案。

“这我早就听过了,对你而言那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也说不好,老实说,我也不清楚,不过……一看着你那样,背负着重担无所适从的模样,不知为什么,我会觉得疼,很疼很疼……虽不至于无法忍受,却也不能视若无睹。”

佐助深深看着鸣人,又想起了现在看来似乎已经过去很久的童年的场景:“鸣人,我知道你以前总是一个人呆着,你和宇智波家族幸存的我一样,都被村民们排斥,你经常做些蠢事,就为了故意挨骂,这是为了和别人产生联系吧,一开始看着这样的你,我觉得你这人很无聊,是个只会胡闹的弱者,但是一直看着你不断挨骂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就挪不开眼了,这时我想‘是你的弱小传染给我了’,以后每次看到你,对你的在意都会添上几分,看着你拼命想与别人产生联系的样子,我开始想起我的家人,也不知为什么,我因此感到了安心。但同时,我也认为这是种懦弱,我投身修行,为了从这种懦弱中逃脱,为了向哥哥复仇,为了变得比哥哥更强。谁知,我却和你进了同一个班,我又开始不时想起家人,和嚷嚷着想要当火影的你一起执行任务,切身体会到彼此变得越来越强,不觉间,我产生了也想与你一战的想法,并且我还在七班中看到了家人的影子,所以,每次看到你痛苦的身影,是的,我也……我也会感到疼痛,明白了你的痛苦之后,我终于将你视为同伴,而与之相对的,急速成长的你,也让我越来越放不下,看着愈发强大的你,我……”

“我也是,知道你总是一个人,立刻就想和你搭话,但我没那样做,我羡慕什么都会的你,擅自将你当成了我的对手,你成了我的……目标。原本一无所有的我有了羁绊,我想变得像你那样帅气又强大,一直追在你的身后。”

“正相反,其实是我羡慕你,因为你拥有我所不具备的坚强,你总是走在我前方,就像哥哥曾经那样,而今天也是……”

“我们要是早能这样安静在在一起聊聊多好。”鸣人看这天空中血红的月亮说道。

“身体……变冷了……”

“这种感觉……就是快死了吧……”鸣人喃喃自语,眼前不断闪现两人曾经经历过的一切,“我们要是早早说出心里的想法,也不至于走这么多弯路了……”他小声感慨。

“…………”

“鸣人,我们约定吧。”佐助说道。

“什么?”

“如果我们还能遇到,那时候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在一起,永远的走下去,你……愿意吗?”

没有听到鸣人的回答,佐助看向他,发现他的眼睛已经微微阖上,一派安详的样子,像是睡着了。

“还是……比我先走了吗……”佐助失落的说道。

“怎么会……我只是在想下次遇见你要怎么打败你罢了,你的提议听起来不错,我答应了。”

 

……………………

 

“佐助,又有新单子了。”鸣人大汗淋漓地从外面跑进来,身上的衬衫湿的可以挤出水。

“嗯,你怎么不等下午凉快一点再回来。”佐助快速地给鸣人湿了一条毛巾盖到他脸上,“中暑了怎么办。”

“哎,没事的么,我身体这么好……”鸣人拍拍胸脯,双腿一阵发软,被佐助紧紧抱住拖到沙发上。

“逞什么强!快乖乖呆着!接下来都不准出去跑业务了,公司不缺这点单子!”佐助严厉的按住这个不听话的活宝。

一听到不能出门,鸣人立刻抱住了佐助的双腿:“不要啊老公,让我呆在家里会闷死的!”蓝汪汪的大眼睛试图挤出一点眼泪营造楚楚可怜的氛围。

“老公”这个词极大的取悦了耳根子软的某位……

佐助败倒的坐下,一边给鸣人擦汗一边说着:“现在公司的运营已经走上正轨,也是跟家里谈判的时候了。”

“唔……你决定吧,爸爸那边其实在我们搬出来的第二天就答应了的说……”

……

看到佐助表情不太对,鸣人立刻想到了鼬,居高双手大声说道:“佐助不是我不告诉你主要是鼬哥哥告诉我他会亲自跟你说妈妈也说会告诉你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没告诉你你不要打我!”呼哈!鸣人一长串话说下来差点没喘过气。

“鸣人,明天又有一场婚礼了,你去准备准备吧。”佐助呆了一会儿平静地说道。

“……”

“欸?你刚不是说不准我……出……好的我立刻去打电话确认!”鸣人差不多歇够了,跑到办公桌前弄策划。

说是公司,其实也只有这么一张会议桌充当的办公桌,后面还有一间会客室,晚上就是休息室。

佐助和鸣人竹马竹马的长大,本来应该顺理成章的在一起时被两家大人集体发难,佐助被玖辛奈怀疑不能给鸣人幸福,他一气之下拉着鸣人跑了,用文雅点的话说就是私奔,气坏了一干大人。

跑出来之后佐助和鸣人着实过了一段没着没落的日子。佐助在情人节的那天看着一对对的情侣你侬我侬,想到他的鸣人还在餐厅辛苦的端盘子,一气之下打算开婚庆公司!并且在心里暗暗表示让你们一个个的婚礼都在我的诅咒之下!

小公司红红火火的开起来,开始的几场婚礼都办得很不错。佐助长的好看,站在那里是天然的发光体,鸣人生来活跃,几句话下来全场的气氛都能被调动起来,大家都记住了这个独特的“二人组合”。

不知不觉在外面已经一年。当时水门第一个忍不住偷偷的给鸣人打电话,没想到居然打通了,眼泪汪汪的问儿子吃了什么住在哪里,把玖辛奈和富岳不同意的内情全部都告诉了他,总而言之就是对两个人的考验。

考验是吗?还不告诉我,哼!鼬还真是做的出来啊。佐助心内狂刷弹幕。

 

日子还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又是一场婚礼结束后,佐助跟鸣人说想休息一段时间。

“佐助累了吗?”鸣人一边收拾资料一边问道。

“嗯,咱们出来一年多了,想休息一下。”佐助翻看着手里的一本册子,顺口问鸣人:“你想去哪里度假?”

“嗯……我能跟佐助在一起就好啦!你决定吧。”

“那么……法国吧。”佐助敲定地点。

“噢,听你的!”

 

鸣人没想到佐助先带了他去登记。

看着手里崭新的家庭户口本,鸣人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佐助,我们这就算是……结婚了?”

“是啊,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人了。”佐助微微笑着,在他额头亲了一下,鸣人立刻脸红起来:“干什么啦,周围好多人。”

“放心,在这里没人会在意。”伏在鸣人耳边,佐助轻声说道:“这里的人会祝福我们。”他的样子好像在咬怀中人的耳朵,两人一个漂亮一个开朗,在这民风开放的小城里算是不错的风景。

鸣人脸红的像番茄,短暂的害羞之后一把拉起佐助飞跑。一路跑到了海边,两人瘫在沙滩上。

“呼……感觉好奇妙。”鸣人举起户口本在眼前翻来翻去,“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哎。”

佐助偏过头看他,总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好像很多、很多年以前,他们也这样并肩的躺着。

“是啊,鸣人,我们要永远的在一起,永远地走下去啊。你愿意吗?”佐助笑着看他。

鸣人把手中的本盖在佐助脸上挡住他灼灼的视线,不自在的说到:“那还用说……不是早就跟你在一起了嘛……不然谁跟你出来啊……”

“嘿嘿……”本子下面传来佐助满足的笑声,听得出来佐助很开心,鸣人慢慢和他一起笑起来,“这样真好啊。”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今天真是太开心了!”佐助拉着鸣人站起来,两人紧握双手迎着夕阳,暖黄色的阳光照在鸣人身上,和他的头发相映生辉。

佐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被汗湿表面的小盒子,单膝在鸣人面前跪下:“漩涡鸣人,请嫁给我。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光。”

鸣人没想到佐助还准备了这个,惊讶地看着他。

“喂,总要先回答我吧,这样跪着很辛苦。”颤抖的腿暴露了佐助的紧张。

“……”

“你是不是在害怕我不答应啊哈哈哈。”鸣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拍着佐助的肩膀大笑道。

“这种事情可开不得玩笑啊。”佐助无奈的说。

“唔……虽然你平时臭屁又霸道,但是也只有我能受得了你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你吧。”鸣人看看盒里的戒指,是一枚素雅的指环。

“咦,怎么没有钻石?”

“你喜欢那种的?”

“还是不要了。”

 

玖辛奈和富岳知道这两个小子擅自去国外结过婚了表示很生气。水门再次眼泪汪汪的表示,我还想看我的小鸣穿婚纱的样子啊,我想拉着我的小鸣的手在教堂里把他交给你的啊,你们先斩后奏了我不甘心啊!

佐助邪魅的笑,这也是对你们的考验,愚蠢的大人们!

 

END

这里放一张两人的对视吧,佐鸣永恒!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