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双关】(年下)快醒来

应该算是有点虐
取名字会死星人,不会取名。
这篇的时间在大关把所有案子都破了,津港的风波都平息之后,我自己瞎想的狗血。
文里很对不起亚楠和小饕餮,可是不这么写的话又没办法进行,关于伦理方面,宏宇有家室,站双关CP对亚楠和孩子就很难有合理的安排方式,请多包涵。
这边还有一个我自己的理解,我最后四集还没看,有不对的地方大家可以批证:周巡说大关以前是个五好青年,在500事件之前肯定还有什么事让大关变成现在这样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的状态,这个也是大家都接受的,我想说的是,大关其实也很想和别人建立一些联系和羁绊吧,不然不能把弟弟藏在身边,正是有这么个阳光的弟弟存在,他才不至于陷太深,我觉得大关是那种为了真相对自己什么都敢做的人。

正文:

津港的风波已经过去十年,但是在刑警支队,时不时就要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想过几天平静日子,难。
大晚上的又发生了杀人案,一对男女被捆上石头推进了河里,尸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泡得不成样子,线索难找。
“老关,你看这案子怎么样。”周巡看着现场,烦躁的恨不得把一盒烟都点上塞嘴里。
“不怎么样。”关宏峰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还是没太能受得了两摊烂肉,他刚吃了碗油泼面,这会儿直犯恶心。
“累了,来根不?”周巡递过来一支烟,顺手要给点上的时候被推掉了。
“不抽。”
两人一时无话,直到法医过来说了验尸的初步结论。
“很大可能是仇人寻仇,死者一男一女,感情因素应该占了很大方面,具体的还要进行进一步分析。”高亚楠说完,看了两眼关宏峰,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走了。
尸体的腐烂味道混合着梅雨季节雨水的腥气,发酵为恶臭。
关宏峰把下巴摸了一遍又一遍,周巡看出来他的不适,招呼小汪和周舒桐配合法医队把尸体拉回队里,拍拍关宏峰肩膀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不了。”
……
“饕餮还好吧。”周巡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关宏峰看看他,没说什么,走到远处去打车。不远处周舒桐余光一直注视着这边,十年过去,她已经成长为可当一面的女刑警了,但是她对这位“关老师”的尊敬一直不减。

关宏峰去的地方很偏僻,下车之后又在巷子里穿梭许久,天快亮了,夜幕的黑暗渐渐被擦除,逐渐变成灰麻色,深蓝色,浅蓝色,最终太阳跳出来,目的地也到了。
一扇陈旧的铁门,推开时“吱嘎吱嘎”的声音刮擦着耳膜,里面早已有人等着。
“来了。”
“嗯。”
铁门背后别有一番天地,宽敞的屋子正中是一间无菌室,一堆医护人员正跑来跑去的忙碌。
“情况怎么样。”关宏峰走近,隔着玻璃看里面床上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
“不太好。”韩彬跟他一起看着里面,脸上有些许惋惜。
“哥,又是一天了。”关宏宇的手掌贴在玻璃上,指头轻轻摩挲,仿佛在抚摸里面人的脸,韩彬早习惯了他这副样子,去找医生了解情况。

十年前那场风波里死了很多人。作为风波中心的他——2·13灭门惨案的凶手——关宏宇,在哥哥关宏峰的极力探查下,找回了清白。最后一战的时候,走投无路的对方引爆了炸弹,他被死死压在身下,关宏峰替他承受了所有伤害。
关宏宇还记得那天是个阴天,晚上没有月亮,漆黑一片,嫌犯们被包围在了码头,夺走了黑暗恐惧症发作的关宏峰当人质,为了掩护弟弟,关宏峰还挨了一枪。周巡的救援到了之后现场很快就被料理好了,关宏宇跑上前抱着自己哥哥,那时候关宏峰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但还是使劲儿推他,不住说道:“宏宇,快走。”
之后爆炸,救援,病危,一片混乱。
关宏峰直接被下了病危通知,关宏宇不相信,气得抓着医生领子要打人,还要冲进手术室,被周围的人拉扯着,韩彬一记手刀打晕了。
从那之后关宏峰一直没醒。医生说炸弹残片伤了大脑伤了神经,能保住命已经是奇迹,关宏宇四处求医,坚信自己哥哥能好起来。
后来还是韩彬帮了他,他问了和关宏峰一样的问题:“为什么帮我?”
韩彬的回答不变:“我被你们兄弟的执着感动。”

公安内部肃清了一遍,上级打算给周巡升职,被拒了。
“这是老关以前的支队,我在这为他守着吧。”周巡抽着烟,还是那个办事风风火火的支队长。
有一次案子破不了,周巡无奈之下找到了韩彬,韩彬直接把消息转给了关宏宇,那个时候关宏峰已经昏迷了两年,关宏宇整天整天的守着他,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听到这个消息,想起了自己破的第一个案子中哥哥对他的鼓励与信任。
在关宏峰身边思考了三天,关宏宇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用他哥的身份,继续帮助警队。
白天是关宏宇,夜晚是关宏峰。
周巡看破不说破,抽起烟来更凶了。
关宏宇下决定之后去看了亚楠和孩子,亚楠哭完之后还是冷静睿智的法医室主任,旁边小饕餮含含糊糊的叫了几声“爸爸”,宏宇轻轻刮了刮孩子的小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关宏峰的情况时好时坏,总体是坏的。一直昏迷着,肌肉也萎缩了,一点醒过来的迹象也没有,关宏宇头发都要愁秃了,时不时的念叨着“哥,你可得快醒啊,不然我这头发秃了可得把你也剃秃,那多丑是不是。”
都说在昏迷的病人耳边多说话能增加醒来的几率,关宏宇没办法了,天天拿着他哥要他看的专业书翻来翻去的读,顺便做笔记,遇到不理解的就问,不过病房里除了仪器的滴滴声和关宏宇的声音,没有别的,期待听到的声音一直没有。
时间也跟翻书似的,一晃过了八年。这次关宏峰貌似真的挺不过去了,他已经瘦的只剩皮包骨,皱纹、白发都出来了,时间对他的打磨过了头。
韩彬对关宏宇说了医生的结论,关宏峰还有几个月好活,这还是最顺利的情况,要是出意外,大概只剩一个月。关宏宇终于能进那间无菌室,抓着哥哥的手死死不放,韩彬劝他看开点。
“你们只知道我哥是破案的好手,却没看到他除了我之外什么么都没有。”
“我说过,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抛下我哥不管,当年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韩彬在外面见证着这对生死兄弟最后的时刻。
心电仪上的曲线波动越来越小,关宏峰瘦骨嶙峋的手突然动了动。

——
断在这里真的很抱歉T_T我的思路断了。大关死了太虐,不死就真的很狗血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评论(17)
热度(48)

© 老百姓好沉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