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周关】许诺

设定:周巡-初期是军阀,后来是国民党军官
      大关-世家少爷
在b站看了大佬剪的靳语堂和曾荪亚的视频,基本上BE T_T,太虐,想写一个这样的故事。
不过这是个大纲文,先写了,等我有时间慢慢的细化它,bug也会都改正的。
比心

正文:
“督军,人抓住了,审着呢。”
“去看看。”周巡一把合上手里的军报,薄薄的纸张“哗啦”一声脆响,边角裂了。

“啪……”
一间偌大的审讯室,挂满刑具的墙壁让人望而生畏,墙上的小窗透进来的微弱阳光不足以看清这里的一切,黑暗里隐藏着仇恨与杀戮。角落里牢牢钉在房顶上的锁链上吊着一个人,已经被打的失去了意识,耷拉着脑袋,白净的脸上除了青紫就是血污,长相很难辨别。

周巡步伐如风,很快到了这里,常年积压的血腥气和潮湿气在房间里混杂出腐烂的味道,十分不好闻,他倒是没什么介意,径直走上前去查看情况。
拨拉着那人的脑袋仔细看了半晌,周巡问小汪:“这就是那个内鬼?”
“没……错儿!就是他,我们在车站抓照着的,差一步就让他跑了。”小汪自感功劳不小,颇为得意的说道。
周巡又打量了一遍那人的穿着,沉吟片刻后一巴掌拍在小汪头上,大声骂道:“你他妈的怎么办事儿的?啊?抓错人了知道吗!”
“不能吧督军!”小汪连忙辩解道:“我们都在他身边儿蹲点好几天啦,偷咱情报的准保是这家伙没错啊。”
“你看看他穿的都是什么!啊!认识不?”周巡一脸“蠢货”的看着小汪,十分想揍他一顿。
挑起来那人的衣角,露出个标志来,对着小汪说道:“看到这个没?看到这个洋文没?名牌儿货!舶来的!那个偷情报的能这么有钱!擦亮你的眼睛给我好好看看清楚!”
小汪没敢仔细看,大略的瞟了几眼。周巡平常也有定做这些衣服,他对这个不陌生,但是这人穿的这牌子,据他所知,一套能抵周巡两套,这价格可不是说着玩儿的。周巡虽是一方军阀,但是养兵各项开销不容小觑,要都穿这种衣服,也是不能够的。小汪心里警铃大作,完了,真抓错了,说不定这还是哪家的公子,这要是被知道了,可该怎么收场。
他觉得这次错犯大了,肯定逃不了了,周巡又被一通电话叫了去,走之前吩咐他赶紧先把人放下来。

周巡是被关家的电话叫走的。关家是富商,也是周巡主要结交的对象。关老爷子拜托他找自己的大儿子。
周巡从关家出来的时候耳边关老夫人的哭声还没散。原来是关家大公子关宏峰应该今天从外地到家,没成想家里人在车站没接着,家里人以为出了什么事,只好拜托周巡寻找。
周巡把手里的照片翻来覆去看了几遍,面带笑容回了督军府。正愁军饷没着落呢,这关大公子还没谋面,就给他带来一大笔财富啊。

小汪招呼人给抓错的这位好好的收拾了,医生说是皮外伤,就在周巡房间旁边收拾了一间屋子,抬进去养伤。

周巡晚上回来,听见隔壁有响动,进去一看,这人眼熟。再仔细一看,呦呵,这不是关家大公子么,这怎么在我这儿了呢。
仔细想想,突然想揍死小汪。这家伙抓错人就算了,还给抓成关家人了,这要是被知道了,想敲诈一笔军费肯定没着落了呀。

周巡衣不解带的照顾了关宏峰一阵子,直到把他养好为止,这期间花样百出的哄人,只求别把抓错的事儿说出去。

关宏峰也是个硬气的,自从醒来后,撑着没跟周巡说过一句话。周巡都要给他跪下了,最后关宏峰拎着自己的小箱子头也不回的走了。周巡没接到关家找他算账的消息。

周巡觉得关宏峰是个有趣的人。自从他回到关家以后,关家的生意越做越稳当,他来了兴趣,也单方面认为自己和关宏峰有交情了,时常去拜访,十次有九次被拒绝,最后一次因为关宏峰被他烦够了,妥协了。
开了口子就煞不住,周巡约到一次关宏峰之后更是经常约他,关宏峰也渐渐不再是以前那般冰冷,两人的关系渐入佳境。

这天出了关宏峰即将联姻的谣言。
周巡傻了,他再约关宏峰,约不到了,去家里找,不见他了。
周巡慌了。他想,你关宏峰怎么能说订婚就订婚呢,怎么不跟我说呢?转念又一想,人家订婚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这么纠结了好几天,终于在某天晚上周巡没忍住去了红灯区,谜题解开了,起因是那小姐抱着她说“我爱你”。周巡想到了,他喜欢关宏峰。
醍醐灌顶的感觉冲散了酒气,周巡推开身边的女人冲到关家,冲进了关宏峰的房间,抱住一个人说“关宏峰,我喜欢你!”说罢酒意上头就这么睡了。

早上醒来周巡好好的躺在床上,旁边关宏峰坐在被窝里半靠着床头看报。桌子边坐着关宏宇。
关宏宇一脸兴师问罪的样子,顺便告诉周巡订婚只是谣言,关宏峰不见他只是因为出差去外地了,是他吩咐人不让周巡进来的,他对这个像牛皮糖一样粘着他哥的兵痞没有好感。

关宏峰思考了几天,答应了和周巡相处看看。

两人情感升温在关老爷子死。关家被盗贼袭击,关老爷子夫妇俩死于乱枪,周巡帮关宏峰报仇受了很重的伤。
关宏峰不愿意唯一剩下的弟弟出事,把他送到了外国去,自己一个人撑着家业,周巡也帮着他料理,两人的感情加深。

战争爆发,关家被日本人夺走,关宏峰拿了所有能拿走的钱,来到了周巡身边,将钱财一分为二,一半给了弟弟,一半给了周巡。
关宏峰对周巡说,这是我全部的家当,从此我除了宏宇,就只剩你了。
周巡入了国民党,关宏峰跟着他四处流离打仗。期间关宏峰战损,一只眼看不见了。
本以为赶走了日本人终于要过太平日子了,没想到内战开始了。
周巡和关宏峰都不愿意,被人抓了把柄,关宏峰被抓走,周巡为了把关宏峰弄出来答应去执行任务,这个任务注定他会死。

关宏峰被关了三年,出来的时候是关宏宇接的他,他不愿意走。关宏宇拿出周巡交给他的信,上面写着“给最爱的宏峰:你拿到这封信我应该已经死了……只愿你从今以后,有人爱,有人护。爱你的巡。”

关宏峰坚持留在当地,他重建了当初和周巡一起住的小宅子,开了个书店,收留当地的孤儿。
一天,一个瘸腿的男人,穿着一身破旧的军服,来到这间小书店。
“请问……这里还收流浪的人么。”
关宏峰看着眼前落魄的男人,撑着一根树枝,衣服都是破洞,眼圈红了。
“流浪的人不收,主人倒是还缺一个。”

结局了

评论(8)
热度(35)

© 老百姓好沉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