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都很ooc
自耕田,耕的慢,草盛豆苗稀
主要是鸣人相关
佐鸣卡鸣all鸣
不逆!不逆!不逆!

【佐鸣】惊情一面 上

△to  @CroWsouL 

△来源于电影《惊情四百年》

△这篇是写给CroWsouL的,今年认识的佐鸣同好,聊得来的好朋友,超级开心,觉得缘分很神奇,上次乌鸦为我写了一篇卡鸣,年终了我要写一篇送给她!表明我深深的爱!


简介:被迫成为一只吸血鬼的鸣人与佐助重新相遇相守的故事

 

摘要:木叶没有抵挡住战火的侵袭,老一辈的忍者们在硝烟中结束了生命,带着未完成的心愿,鸣人和佐助以特殊的方式再次相遇。

正文:

木叶的大地上,浓重的硝烟挥散不去,象征传承的火影颜岩——承载着新生忍者拼搏劲头的载体——已经变成了一堆碎石,建筑物也只剩残垣断壁。

鸣人躺在地上,身边围了一圈人。他用了所有的查克拉与敌人同归于尽,替村子承受了最后一击,用自己的生命换得了和平。

他的烛火快要燃尽了。

鹿丸跪在鸣人身边,不断的抽取自己的查克拉施展救命术式,被一只血手打断了。

“鹿丸,好了。”鸣人虚弱的说道:“可以了,我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鹿丸一直保持镇定的神情崩溃了,他浑身发抖的握住鸣人那只手,说出的话也断断续续的:“七代目大人在说什么话……你……你还没有将村子建设到设想中那么好……怎么就能走了呢?”说到最后,已经哽咽了。

“我想清楚了……有些事,还是要交付给后辈来完成,我们也该有放手的时候,鹿丸……你也终于可以歇歇了,辅佐我的这些年,辛苦你了。”鸣人看向天空,隔着硝烟,他看到了正在升起的太阳。

鸣人眼中的的风景,最后定格在了一片云彩,真像佐助啊,他说道。

鹿丸看看身后,老一辈的忍者只剩了他,其余的都是新一辈。

“从今以后,木叶就要靠你们走下去了。”鹿丸看着火影颜岩发了一会儿呆,躬身背起了鸣人,“该是我们退场的时候了。”

 

斗转星移,木叶村已经湮没,新的思想,新的设备,新的时代都出现了。

 

一个金发男孩在树林间凸起的石块上摇摇摆摆地前进,手里握着一根树枝四处敲打,身后跟着一个裹在黑斗篷里的男人。

“佐助,我找到休息的地方啦。”男孩终于找到了一块大石头,气喘吁吁的招呼男人,随即坐了下去。

佐助解开自己的斗篷铺在旁边,把男孩抱起来放到了斗篷上。

“鸣人,这个林子里阴气很重,不要随便找到地方就坐。”叫佐助的男人给男孩拿出饭团,自己去不远处河里打水。鸣人撅撅嘴,干脆躺倒在了斗篷上,这一路走来累死他了。

等佐助回来的时候鸣人已经睡着了,嘴边残留着米粒,被吃了一半的饭团掉在旁边。

佐助拈起那粒米,放在唇边抿了几下,吃掉了。佐助盘腿坐到大石头上,让鸣人枕在自己的腿上。鸣人脸上有几个被树枝擦出的小伤口,佐助轻轻的给他上了药,拿起那个剩下一半的饭团,慢悠悠吃着。

等鸣人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佐助没有生火,两人沐浴在月光中。

“哇啊,佐助,你怎么不叫醒我!”鸣人一下子跳起来,有点低血压的他晕了一下,被佐助扶住慢慢坐下来。

“你最近很累,休息好了才可以出发。”佐助说道,摸摸鸣人柔软的金发,递给他一杯水。

“那你休息了吗?”鸣人有点自责的问佐助。要是他不睡的话,说不定他们这时候已经到地方了。

“休息了。”

“那就好……那我们要现在出发吗?”鸣人乖乖的问道。

“你想的话,我们现在就走。”佐助抱着鸣人安抚。

“……好。”两个人收拾了行囊,鸣人又抄起那根树枝,率先出发——被佐助拉住裹在了斗蓬里。

“越来越靠近了,阴气很重。”鸣人脸红扑扑的被佐助拉着走。

 

这个林子年代很久了,层层叠叠的树枝阻挡视线,前几天下过雨,地很湿滑。鸣人眼神不好,脚下突然一滑,滚了下去。

“哇啊!佐助!!!”鸣人被拉的很紧,连带着佐助也滚了下去。两人从泥泞的小路上滑到了底,也到了他们这次的目的地——一座充满怨灵的古堡。

鸣人的尖叫声惊动了附近的生灵,也惊动了居住在古堡里的人。

一个细瘦的身影隐藏在黑暗里,看着滚成一团的两个人,看到那个男人惊慌的在另一个人身上检查。在月光下,他看见了男人被弄乱的刘海下的紫色眼睛,也看到了男人的脸,更看到了那个矮个子——金发,蓝眼,猫须。身影的呼吸有点发紧,不自觉的叫出声:“鸣人?”

TBC


评论(2)
热度(29)
  1. 喵卡啾网页404 转载了此文字

© 网页40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