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都很ooc
自耕田,耕的慢,草盛豆苗稀
主要是鸣人相关
佐鸣卡鸣all鸣
不逆!不逆!不逆!

【佐鸣】惊情一面 下

△to  @CroWsouL 

△来源于电影《惊情四百年》

△这篇是写给CroWsouL的,今年认识的佐鸣同好,聊得来的好朋友,超级开心,觉得缘分很神奇,上次乌鸦为我写了一篇卡鸣,年终了我要写一篇送给她!表明我深深的爱!

 

02、

摘要:鹿丸用秘术延续了自己和鸣人的生命,冥冥之中注定了佐助还会和他们相遇,两个鸣人让大家摸不着头脑。

正文:

佐助没有察觉到细瘦身影的存在,带着鸣人进了古堡。

佐助的轮回眼带给他近乎无限的生命,但是他忘记了活在世间的目的,带着鸣人,过着四处流浪除鬼的生活。

这座古堡是一座有名的鬼宅,他慕名来到此处,却在众多的怨灵中嗅到了熟悉的气息。

“佐助,你看见什么了吗?”鸣人手持桃木剑四处打量。

“四处飘荡的鬼魂。”佐助拿出工具,发现自己的阵法不起作用。

一个没了半边头的鬼飘过来说着什么。

“是什么人会这么做。”佐助问道。那个鬼指引他走进走廊深处。

鸣人什么都看不到,只察觉到有冷风不断在自己身上刮过。

角落里的老鼠突然被一只干枯的手捏住,“吱吱”了几声之后,只剩下一堆皮肉和骨架。

 

佐助来到了一间屋子,从摆设来看应该是会客室,有个人站在那里,在月光下,佐助看到了那人高高扎起的头发,这让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些人。

“佐助,你终于来了啊。”

“鹿丸。”佐助认出了他。

鹿丸走到门边看看外面,有点惊讶的问他:“你来的时候没看到别的人吗?”

“没有……你应该早死了。”佐助打量着鹿丸说道。

“是的,我是死了,但是我借助族里的秘术来到这里获得了新生。”鹿丸解释道。

“我还复活了鸣人……你进来的时候真的没有看见他吗?他应该就在外面的。”鹿丸说完,点着了壁炉,驱散房中的冷气。

在火光的照耀下,佐助看清了鹿丸的面容,依然是年轻的样子。

“我们的面貌停留在使用秘术的年纪。”鹿丸解释道,他发现佐助对“鸣人”这两个字没有很大的反应,这让他觉得很奇怪。

“佐助……你对鸣人……”鹿丸试探的问道。

“鸣人就在我身边,我把他留在大厅里了,我来这里除鬼,他们告诉我有人以生命为代价解放这里。”

“是我。这座古堡地势陡峭,很多来探险的人都枉死在这里,只要有人用自己的灵魂代替他们在这里一千年,他们就能获得转世。”二人不再说什么,鹿丸一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佐助察觉到不对劲,又走回了大厅,看到鸣人面前站着另一个和他面貌相同的人,他看到那人欲伸手做点什么,甩出自己的短刀刺了出去。

鹿丸跟了出来,看到了两个鸣人,一个是十八岁的样子,一个是四十岁的样子。

四十岁的鸣人手掌被刺穿,无措的站在那里,很是狼狈。

“我……不是要伤害他。”低哑的声音敲动着佐助的神经。

“我只是想……摸摸他……”四十岁鸣人小心的触碰了一下十八岁鸣人鲜亮的金色头发,他的头发在几百年的消磨中已经褪成了白金色,也干枯了,他几乎忘记了自己曾经的模样。

几百年前的他确实死了。几年之后鹿丸让他醒了过来,醒过来的他因为术式需要以血为生,每次吸血的时候都要承受身心的折磨,鸣人很快消瘦下去。他和鹿丸必须呆在这里,长久见不到阳光,他的皮肤苍白的不正常。

十八岁的鸣人突然定住了,难以置信的看向佐助,消散在了三人面前。

佐助在一片雾蒙蒙中看到了很多,等他再度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向四十岁鸣人的眼神变得复杂。

“我以为你已经死了。”佐助抚着自己的胸口痛苦的说出了一切:“我赶到村子的时候迟了一步,只看到了他们为你立的墓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就用自己的查克拉做了一个你,把对你的所有记忆都封到了里面,解除的方法是真正的你触碰到他,那个查克拉体就会消散,所有的记忆也会回到我脑海中,这本来是不可能解除的,这样他就能一直陪着我……没想到……真是最大的恩赐。”

“我以为你还是会想以前一样不坦诚。”鸣人笑着说道,“我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我现在……需要特殊的方式活着。”

“这些都不重要,我的目的达到了,剩下的就看你们自己了。”鹿丸说完走回了那间会客室,留下二人诉说这错过的几百年。

“你说的特殊方式是什么。”佐助问道。

“……需要吸血……鹿丸说这是需要付出的代价,一千年之后,我们就会消散。”

“那我留下来。”

“听起来不错。”鸣人拍拍佐助的肩膀,“我们还有好长时间。”

等待者的心愿实现了,流浪者的旅途也到了尽头,在错过了之后,所幸他们还有时间补救。

END



评论(3)
热度(31)
  1. 喵卡啾网页404 转载了此文字

© 网页40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