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勇利某天突然生理期……

因为上课还没有时间看最后一话的我……其实已经知道结局了,对勇利没有拿到金牌还是稍有遗憾,毕竟只差0.12分啊,不过这样才有接下来的发展空间不是吗?双人滑完全满足了我的幻想!

不过这只是个小段子
OOC吧
课上在手机上戳出来的,细节生硬
文笔渣,谢谢各位看(╯3╰)

正文:

勇利早上模模糊糊觉得自己的下面粘粘的。
“昨天晚上明明清理干净了啊,为什么这么难受……”勇利不甚清醒的想着。翻了个身又扎进维克托怀里:“这家伙不会在我睡着之后偷偷又来了一次吧……之前那次也是……”
维克托温暖的怀抱让他又睡着了。
…………
“勇利,你的身子下面怎么都是血!”勇利被惊呼声吵醒,一双大手紧握住他的肩膀。
“维克托,让我再睡一会儿吧,我好累啊。”勇利不想睁开眼,拉着被子蹭来蹭去哀求着,为什么要把被子掀开,好冷啊。
“不是,勇利,你先不要动!床上都是血啊,你哪里痛?我昨晚弄伤你了吗?”维克托的语气是少有的焦急,而且只是抓着他,平常早上起来都要先扑到他身上赖一会儿的。勇利觉得有点不对劲,维克托很少这样和他说话啊。
“什么血啊?”坐起身来,下面突然有股东西冒了出来,油然而生一种不详的预感。
“维克托……我下面啊……”勇利有点颤抖的开口,他看见了雪白床单上宏伟的“血色地图”。
“……我下面好像有东西流出来哎……”勇利颤颤巍巍的补完了要说的话。
维克托急得要哭了,“勇利、勇利,你不能有事,不要离开我,在我身边啊……”坚强的男人突然哭起来让人措手不及,勇利手忙脚乱的抱住他安慰着:“不、不要哭啊,我不会离开你的,维克托。”维克托只哭了很短的时间,他怕勇利会笑话自己,勇利哪里会想到这些,整个人已经六神无主了。
经过最初的慌乱与害怕,维克托已经冷静下来,昨晚上给勇利洗澡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早上就成了这样?小心的把勇利揽到自己腿上,远离那片血迹,维克托打算检查一下。
昨晚他给勇利洗完澡后直接把光溜溜、香喷喷的小猪塞进了被窝,现在只要翻过身就好了,只是当他看到勇利的下面时,刚刚平静的双眼又不淡定起来,慢慢的,两道目光几乎要灼伤勇利的私密处,情不自禁发出惊呼:“amazing!”
“到底怎么了啊维克托。”勇利被大片的血迹吓坏了,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他感觉到了维克托的目光,由着维克托动作。
“勇利,你变成了女孩子哦。”维克托神神秘秘的说道。
“哎?!”勇利被维克托不明不白的话弄蒙了。
“勇利的小JJ,变成了女孩子的。现在看来,你应该是开始了生理期。”维克托双手抱在胸前,笃定的说到,勇利趴在他的腿上一脸懵逼。
“生理期?那是什么?你怎么会知道啊!”
“是女孩子成熟的标志啦,小猪猪,你长大了哦。”维克托摸着勇利的后脑笑眯眯的说着。
“什么、什么啊,我、我不是女孩子啊。”勇利脸颊红扑扑的,女孩子?
“不管啦,不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是我最爱的勇利!我来看看啊,生理期好像是要喝红糖水……勇利,你等我一会儿哦。”维克托把勇利轻轻的放在自己睡的这边,用被子把他裹成了蚕宝宝。
“……喂,维克托,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啦,我不要喝红糖水啊……”勇利的呼喊埋没在随后跳上床的马卡钦的吠声里……
………………
“勇利,怎么了,做噩梦了吗?”维克托被吵醒,勇利在他怀里不安的动来动去,嘴里还念念有词:“快回来,快回来……”
维克托轻轻一笑,更大力的抱住怀里的人:“好了,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细小的鼾声再度想起,一切安好。

来自我对大姨妈的深深怨念……血染满床是我的真实经历,有一次晚上不知道就那么睡了(我不痛经),第二天自己被自己吓到,血崩……
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我爱你们!谢谢^ω^
吸冰不能自拔(-o-)/

评论(1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