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恋恋笔记本

算是电影《恋恋笔记本》的梗吧,我就以这个为题了。其实这个电影我还没有看只是听老师复述了情节,也许我的故事情节有很大变化

瑟兰迪尔&莱戈拉斯


正文:

“……战役中,空军在某一天又开始了轰炸,……小镇没能避免这次灾难,民居全部被炸毁,死伤无数,莱戈拉斯在炮弹投下来之时扑在了瑟兰迪尔身上,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身下人挡住了炮火……”,莱戈拉斯像往常一样读着手中的笔记本,斜落的夕阳打在他身上,一派时光静好的样子。

瑟兰迪尔买完东西回来就看见这一美好景象,习惯性的拿出手机拍下多看了一会儿,满足了之后去厨房放东西,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嗯……你好,你是来做晚饭的钟点工……先生吗?”莱戈拉斯皱皱眉,觉得直接说出“钟点工”实在太没礼貌了,于是加上了“先生”。

瑟兰迪尔正在忙活的身影有一瞬间停顿了一下,随即继续做着手上的事,脱口而出熟悉的回答:“不是,我做完晚餐后还会陪你吃完它。”

“那还挺好的。”莱戈拉斯点点头说道:“我刚看了一个悲伤的故事,现在觉得有点孤单,有人陪我吃饭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不过……”话说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瑟兰迪尔的心提起来了,紧张着莱格拉斯接下来的话语。“我总觉得我身边还有一个人,是我的错觉吗?”

不是错觉,你身边的人就是我。瑟兰迪尔心中如是想到,但是他不能说出来,那样会让莱格拉斯陷入混乱,对他的恢复没有好处。

“呃,其实我没有对你坦白,莱格拉斯先生。”瑟兰迪尔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身来看着莱戈拉斯郑重的说道:“确实有人和你一起住……因为你生了病,总是会忘掉一些东西,需要有人及时的提醒你,所以那个和你一起生活的人——是我。”

“你?怪不得我觉得很熟悉。但是……我生了病,是什么时候?我一点都记不起来了……还有,我觉得身体挺好的呀。”莱戈拉斯不无困惑地说道。

你生病很久了莱戈拉斯,当初的那些弹片残留在脑中影响了记忆,这么久没有事都是因为有精灵力的维持,瑟兰迪尔在心中补充事实,但是不能告诉莱格拉斯。

“对了,你叫什么?我还没有请问你的名字。”莱戈拉斯想不通问题索性不再去想,思维跳到了别的地方。

“瑟兰迪尔。”

“我叫莱戈拉斯。”看来今天的情况还不是很糟,瑟兰迪尔听到莱戈拉斯的回答后安慰自己。莱戈拉斯大方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对瑟兰迪尔的名字似曾相识,突然叫道:“我刚才读的故事里有你!我为你挡住了炮弹!哦,真是神奇,我们居然出现在一个故事里,我还救了你!写这个故事的人真是天才。”莱戈拉斯觉得很有趣,打算再去读接下来的部分,但是又有点懒了,于是趴在了小吧台上——厨房是开放式的,坐在这里可以看着瑟兰迪尔宽阔的背影和手上熟练的动作。

“既然你和我一起生活,那你应该读过我说的故事喽。”那就是我写的,为了时刻提醒你别忘了我,瑟兰迪尔一面在心里说真话,嘴上又是另一套说辞:“当然,那是一个凄美的故事,你用身体为爱人抵挡了灾祸。”

“是嘛,原来那是写的我的故事,我还以为是和我同名的人呢。那接下来是什么?既然你知道就讲给我听吧,我不想动了。”莱戈拉斯懒懒的说道。

瑟兰迪尔能轻易地猜出莱戈拉斯现在一定是“原来如此”的惊讶表情,眼睛瞪得大大的——十分可爱。

“你需要多休息,今天早点睡吧。还有,告诉我你看到哪里了我才能讲给你听啊。”瑟兰迪尔好笑的问道。

“uh……‘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身下人挡住了炮火……’这里。”

“莱戈拉斯为我……”“等等等等!”瑟兰迪尔刚开始将就被打断,“你应该说名字!直接换成‘我’太怪啦。”莱戈拉斯不满的说道。

“好吧我的主人,我再重新讲。”瑟兰迪尔无可奈何,但是背过去的脸上是腻死人的温柔,在蒸腾的雾气背后,隐隐显出些哭相。

“莱戈拉斯为瑟兰迪尔挡住炮火自己却受了很重的伤,背部肌肤重度烧伤,内脏抵不住炮弹的冲击力严重移位……然而还不止这些……”瑟兰迪尔娓娓道出故事,将做好的菜端到吧台上,停下了讲述。

“是什么?”莱戈拉斯一脸“你先别忙了快告诉我”的求知表情。

“先吃饭吧,不要饿坏了。”瑟兰迪尔摸摸他的头。

“哎呀,饭不急,最重的伤是什么?”莱戈拉斯拍掉他的手。

“有炮弹的残片嵌进了莱戈拉斯的脑部……取不出来,就那么留在了里面。”瑟兰迪尔的声音有些低沉,“该吃饭了。”

“留在里面……”莱戈拉斯似乎想起了什么,眼前闪过一些片段:炮火炸红了半边天,两个人没来得及撤离被留在了轰炸区,一个个子矮些的青年压在了高大男人身上,浑身都是血,高大男人悲痛的叫喊‘不!莱戈拉斯!’响彻天地。

“莱戈拉斯……”莱戈拉斯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觉察到莱格拉斯的情况,绕到他身边紧搂着人关切的在他头上摸来摸去,急急说道:“头痛了吗!想到什么了吗?”

…………

等待是焦急的,瑟兰迪尔急于确定莱格拉斯的身体状况,他不能忍受莱格拉斯的身体再出事——除了脑部现在暂时无法恢复的伤。

“那个人……是我吗?炮火里的……”莱戈拉斯缓慢地转动头部看向瑟兰迪尔,眼前的人那么熟悉……像那个高大的男人……

“……是的。”瑟兰迪尔平静的回答。

“故事……我们的故事……?”莱戈拉斯摸不着头脑。

“莱戈拉斯,故事里的‘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就是你和我,我们一起经历了战火纷争的年代,你受了严重的伤,脑部的炮弹残片影响着记忆力,时常会忘记很多事,有时候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瑟兰迪尔悲伤地说着。

“怎么可能,那应该很久了……”莱戈拉斯喃喃说道。

“是很久了,但是——我们拥有无尽的岁月,因为我们是精灵。”瑟兰迪尔为他渐渐地拨开故事的结局。

“精灵?哦,精灵……我好像记得,又觉得那不是真的……”听了瑟兰迪尔的话,莱戈拉斯眼前不断闪现出不一样的场景:穿着绿色骑装的年轻小伙,背上背着箭囊,手里的箭百发百中;身穿银色长袍的男人,坐在高高的王座上俾睨众生,神圣不可侵犯;到处都是巨大蜘蛛,小伙举着一把剑奋力的劈砍;男人骑着一匹有着巨大的角的鹿,手中双刀寒光闪闪……年代好久远,都是些什么——莱戈拉斯觉得脑中一片混乱,疼起来了。痛苦的抱着头,被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你还好吗莱戈拉斯,我们去吃药。”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莱戈拉斯听到了厚重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好熟悉,不知多久了,总是在听见这心跳声后就觉得面对什么都不拍,莱戈拉斯心想。

“你到底是谁呢?我们是很熟悉的——我现在确定了。”莱戈拉斯的声音闷闷的传来。

“我是Ada,是瑟兰迪尔。”

“是父亲,是爱人。”

…………

长久的沉默,饭菜已经冷掉,橘黄色的灯光也无法让人觉得温暖,瑟兰迪尔拍拍莱戈拉斯:“不能不吃饭,我去给你热一杯牛奶,再做一点新的,这些你都不能再吃了。”怀中人没有反应,已经沉沉睡去。

瑟兰迪尔苦笑,莱戈拉斯,今夜你的梦中有我吗?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床上,两具身体紧紧相拥,一人熟睡,一人清醒——瑟兰迪尔又度过了一个不眠夜。

莱戈拉斯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时常说着说着就忘了之前的事。昨天他出门买东西之前莱格拉斯还好好的,回来时又忘记了。

轻轻颤动的眼皮昭示着怀中人即将醒来,瑟兰迪尔换上温柔的笑脸,期待着莱戈拉斯能记起自己是谁。

“Ada?”谢天谢地,他想起来了,瑟兰迪尔开始觉得今天是美好的一天。

“我……现在是什么时候?我是不是又开始‘忘记’了。”莱戈拉斯看着两人搂在一起的样子,明显是刚睡起,他记得在读东西来着。

“嗯,不过你很快就又想起来了。”瑟兰迪尔不想让爱人担忧,隐瞒了他‘忘记’的真实时间。

“……Ada。”莱戈拉斯一头扎进瑟兰迪尔怀里,“我知道你肯定没说实话,你看起来像是快哭了……脑里的残片……我害怕,万一有一天我再也想不起你怎么办?”莱戈拉斯有点颤抖,声音里带着轻轻的哽咽。

“不会的,我们会等到你康复的那一天。别忘了,精灵有无尽的时光。”瑟兰迪尔抚摸着莱格拉斯的背安慰他。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要是忘记你了,你一定要一直告诉我我们之间的故事,一直说,我不会烦的,以及最重要的——我爱你,深爱。”莱戈拉斯有泪在眼眶里打转。

“不会有那一天的。”瑟兰迪尔的声音也有点哽咽,虽然他已经活了很多年,对所有事情都看得很淡,但是爱人的生命时刻面临威胁是他心中不可言说的痛。

“科技在发展……你若离开,我不独活。”瑟兰迪尔抬起莱戈拉斯的脸,认真说道,眼里的深情几乎要化为实体包裹住爱人。

你若离开,我不独活。在莱戈拉斯刚受伤时,瑟兰迪尔就说过这句话,那时的莱戈拉斯虚弱到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全靠精力强大的愈合力撑着,瑟兰迪尔紧紧握着爱人的手在耳边许下誓言。

“不会有那一天的。”莱戈拉斯也握住瑟兰迪尔的手,认真的说。

紧紧地相拥,热烈的亲吻,美好的一天正在开始。


我觉得有点烂尾,我应该表达清楚了情节……刚想到这个文的时候想到了很多好的情节,但是灵感走了再找那个感觉好难T-T。

文风还是平淡的,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文要体现出一点思想才好。但是我的文里并没有啥思想,就是普通的生活,生活就像白开水。

还是要体现些思想才好吧,希望有人看过了会给我一些建议,其实我一直看无脑甜文,觉得不要思考看完舒爽,不过烧脑的也很好,寒假尝试新文风。

突然发现自己11个粉了,小雀跃,一直是小透明来着,这篇回馈粉我的小伙伴!比心!我会一直努力写哒。

看到这里的小伙伴谢谢!O(∩_∩)O,祝你们上学的考试顺利,工作的年终奖全包!(这周经历了五场考试交了五篇论文的我倒地不起)最近都是一点多才睡,好怕自己会猝死T-T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