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comptine d'un autre été

另一个夏天的童谣       

现代AU

画家瑟兰迪尔&钢琴师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的手指被钢琴盖夹坏了,但是他还是想继续弹琴

正文:

索伦对战胜利之后,中土世界开启了人类的时代。莱戈拉斯不愿西渡,向自己的父亲——密林之主瑟兰迪尔请辞,想要开始新的征途。瑟兰迪尔心中大痛,然而他对儿子的感情是不受维拉祝福的,他也不愿给自己的爱人带来伤害,于是忍痛放手。离别之夕,瑟兰迪尔从自己的王冠上揪下一片叶子,送给了莱戈拉斯:“它将永远庇佑你,我的孩子。”

莱戈拉斯向南方走。他想:我向北方走,认识了阿拉贡,不知道在南方会有什么。那片叶子被他小心翼翼的珍藏在一个用树皮织造的小袋子里,紧贴着自己的心口,上面添了一句话:我爱你,瑟兰迪尔。

自莱戈拉斯走后,瑟兰迪尔每夜都仰望星空。某个大风之夜,他心口痛了一下,逐渐的,似蚂蚁的侵蚀走向全身,,每一处都是细密的、无法逃脱的。他忽然意识到——莱戈拉斯陨落了。细看夜空,一颗他一直注意的闪亮星星今夜黯淡无光,密林之王无声的哭泣。

……

我的爱人,我的孩子,你在哪里。

夜空中久久回荡着一人悲痛的呢喃。

……

时光斗转,世界变迁,密林早已消亡。

……

离开我之后,你是谁的谁。

莱戈拉斯陨落之后,瑟兰迪尔将族人送上了前往阿门洲的渡船,自己踏上了寻找莱戈拉斯的路。

一路向南走,走了不知多少年。他不知莱戈拉斯是因为什么失去了生命,就这么茫然地找着。密林外的生活迥然不同,瑟兰迪尔渐渐知道了如何照顾自己,他总想着若是某一天遇见莱格拉斯,自己不至于太过狼狈——高高在上的精灵王生活技能九级残障,即使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星空告诉他莱戈拉斯已然离去,只有灵魂还在世间飘荡,即便转世,转世不会留有前世的记忆。

……

坚持总是有回报的,瑟兰迪尔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中邂逅了一位钢琴制造家。当时瑟兰迪尔正在自己的小阁楼里借酒消愁,楼上却总是传来敲敲打打的声音,他耐着性子没有找上门去——多年的流浪让他的性格变得内敛,不到最后不会发火,他也不愿自找麻烦。

没想到数日之后楼上却总是传出美妙的音乐声,清亮悠扬,让他不时的回想起莱戈拉斯小时候:拿着一把小小的弓四处乱、射,中箭最多的却是自己。莱戈拉斯事后表示,我最喜欢Ada嘛,所以多射、你喽。孩子柔软的笑脸和奶声奶气的音调让人生不起气来,瑟兰迪尔回想自己的举动,似乎是把那小子兜在了自己的大衣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在努力记住你的样貌。莱戈拉斯……房间被肖像画填满,画上都是同一个人。

瑟兰迪尔爱上了楼上发出的美妙音乐,在一个慵懒的午后敲开了楼上的门:“你好,呃……”他发现门后有七双眼睛在注视着他:“我被音乐吸引,忍不住敲开了门……”

“没事,请进。”年龄大一些的男人开口,一个年轻的男孩子正在演奏。

“……谢谢。这曲子很好听……希望我没有打扰你们……”瑟兰迪尔有些词穷,他原以为会是一位充满忧愁的少女,通过琴声抒发着自己的孤独,没想到却是……现在看来,是一家子人。

“它叫《comptine d'un autre été》。”正在弹奏的男孩子回答道,音调敲动了瑟兰迪尔的心,这声音……

瑟兰迪尔向他走去,男孩子却停了下来,“您想来试试吗?”

“不了,我……不擅长……”瑟兰迪尔喉咙发干,金发,蓝眼,绿色的上衣……跟数年前的莱戈拉斯如此相似。

“没有关系。”旁边的中年男人发出邀请,“这是我们的试验品,您弹一下没事的。”

“原来你们一直在弄这个。”瑟兰迪尔控制不住自己,不住打量莱戈拉斯。

“是莱戈拉斯收留了我们,为了答谢,我们制作了它。”

莱戈拉斯,原来我们离得这么近,为何我没有早一点敲开你的门,瑟兰迪尔自责。

“我很喜欢这架钢琴!”莱戈拉斯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手指在琴键上轻点。

“可是你的手……”一个年轻人担忧的说道。

手?瑟兰迪尔心中响起警铃。

“我会轻轻地练习,你不用担心,艾尔伯特。”莱戈拉斯手指交握,轻快的回应,似乎什么都不是他的阻碍。

“现在我想给这架琴起个名字。”莱戈拉斯眉头微皱,显然在思考。

大家也都陷入思考,瑟兰迪尔在思考圈外,他一直在贪婪的注视着莱戈拉斯的一举一动,想把这些年落下的都看回来。

“我决定叫施坦威。”莱戈拉斯小小思考片刻说出了自己的决定,“你们这么辛苦的完成了我的愿望,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感谢。”莱戈拉斯走到中年男人面前,轻轻地鞠了个躬。

“不用,不用,这是我们的荣耀。莱戈拉斯,在将来的某一天,你会大放异彩。”中年男人扶住莱戈拉斯,和蔼的说道。

瑟兰迪尔悄悄跟着施坦威父子们一起下了楼,缩在凳子里大口灌酒,莱戈拉斯,莱戈拉斯,莱戈拉斯……心缩在了一处,每念一次这个名字心痛都更深一分。

楼上继续传出那首《comptine d'un autre été》,瑟兰迪尔的心在孤独中彷徨。找了这么多年,怎能就此退缩?瑟兰迪尔反问自己,然而多年的求而不得已经磨光了他的斗志,此刻,他只是一个借酒消愁的痛苦男人。

上去吧。

不上去吧。

一曲终了,伴随着浅浅的叹息。

瑟兰迪尔耳边传来规律地敲门声。

他跌跌撞撞地打开门:“莱戈拉斯……”

回应他的是金发年轻人清浅的笑脸:“瑟兰迪尔……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以为自己会写到莱戈拉斯手指被夹坏的地方,但是没有……我好困……就是由这首曲子来的感觉,谢谢看-v-

注:1853年,德国移民亨利·恩格尔哈特·施坦威( Henry Engelhard Steinway)在纽约曼哈顿Varick街的一个小阁楼里成立了Steinway & Sons施坦威公司。在接下来的30年里,亨利和他的儿子们,即西奥多(C. F. Theodore)、查尔斯(Charles)、小亨利(Henry Jr.)、威廉姆(William)和艾尔伯特(Albert)一起揭开了现代钢琴制造业的新篇章。他们运用代代相传的手工技艺,一架一架地制造钢琴。施坦威 公司到现在已经走过了152 年的历史。基于其发明的 128 项专利,施坦威公司被视为现代钢琴制造业的奠基者。公司创始人Henry. E.Steinway (亨利·施坦威)所尊奉的“制造最好的钢琴”这一宗旨直到 160 多年后的今天,也从未改变。 自从1853年施坦威父子公司在纽约创建以来,就把制造顶级质量的三角和立式钢琴作为公司的基本宗旨。直到160多年后的今日,也从未改变。

不能插施坦威的标志好可惜……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