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百年

设定瑟爹叶子西渡
细节时间线不可考据

正文:
瑟兰迪尔与莱格拉斯的感情被世人知晓了,在莱格拉斯说服瑟兰迪尔一同西渡的第二天。
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自此众精看两精的眼神变得不同,质疑,鄙视,甚至不去直视。
瑟兰迪尔坦然的接受了这些目光,并且将莱格拉斯收进了自己怀里,他不愿意自己纯净的孩子受到这些荼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对他们是一种解脱,终于不用偷偷摸摸的去密林深处约会还怕人发现了,这样也好。
西渡的船只准备妥当,启航那天天气出奇的好。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瑟兰迪尔内心起了微微波动,不过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族人还需要他的带领。大不了就是一死,有什么好怕的,自始至终我是不会放开莱格拉斯的,他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莱格拉斯作为一只血统纯净的精,自然也有着不同于其他精的警觉。多少年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天气,他很不安,觉得即将会失去什么,不禁握紧了瑟兰迪尔的手,希望从他那里汲取到一些力量。
“不会有事的,我们要不不去阿门洲了,就在途中寻一个小岛过日子吧。”瑟兰迪尔摸摸莱格拉斯的头,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每天打打鱼,晒晒太阳,不过首先需要搞懂怎么酿酒,最好能像多卫柠那样美味。”打趣的话让莱格拉斯跳动不已的心稍稍安稳下来,俏皮的回应着:“那我们分工好了,你酿酒,我打鱼,嘿嘿”。
“就是这样,不要担心。”瑟兰迪尔凑在莱格拉斯耳边说着悄悄话,呼出暖暖的气息勾动着莱格拉斯的身心,自从两精的关系曝光之后就一直没有过肌肤之亲,莱格拉斯很怀念这个踏实的怀抱。
“会……的吗?维拉……我有点不确定……”莱格拉斯还是将心底的不安讲了出来。
瑟兰迪尔神色不动,“不会有事的。”
…………
平静之后总是蕴藏着更大的危机。密林的精们在航行的第三天夜里遇到了风暴,巨大的风暴。
巨浪高高扑起,船的桅杆随即断裂,船帆也被吹飞,众多的精被浪卷进了大海,由于没有浮木或者其他东西帮助漂浮,很快就永远沉睡在了海底。第二拨巨浪很快又到了,这次船直接被掀翻,船上所有的事物都被海水吞噬。
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被第一波浪卷到了海里。莱格拉斯在水里胡乱扑腾,激动地喊道:“ada!ada!”一只冰冷的手努力的勾到他的肩膀,“在这里……抓紧我……”
“ada!”莱格拉斯转身看到瑟兰迪尔抓到了一块救生小船的帆板,两精在海水的起伏中寻找着活着的族人。“救生小船怎么样了!?”莱格拉斯大喊问道。
“被浪打散了!”瑟兰迪尔的回答在海浪声中十分飘渺。
风浪越来越急,好似维拉的诅咒。看着族人们纷纷落难,瑟兰迪尔心中悲痛不已。
突然,一个浪迎头向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打来,两精在寻找族人时已经消耗了不少力气,尤其是莱格拉斯,他刚刚抓住一个族人漂浮了很久,但是那个族人还是被维拉召唤走了。莱格拉斯看着一个生命在自己手里消失,精神恹恹的。“莱格拉斯,振作一点!”瑟兰迪尔大喊为莱格拉斯打气,他们要努力活下来。
巨浪之后,莱格拉斯的手似乎出了问题,好几次要从帆板上滑落下去。
“ada……”莱格拉斯张口,有血顺着嘴角流淌,在夜色的遮掩下不太明显,“莱格拉斯……”
“ada……我……你要……好好的……”莱格拉斯努力说完一句话,身体往下滑,瑟兰迪尔一只手去揽他,但是海水太急了,眼睁睁的看着莱格拉斯被浪卷走。
“不!”哀鸣响彻天际,一道惊雷劈开暗夜,照亮瑟兰迪尔绝望的脸。
离别来的猝不及防,瑟兰迪尔奋力去抓莱格拉斯的时候又来了一个巨浪,劈碎了帆板,他最终也被卷入大海深处。
“莱格拉斯……”爱人的呼唤飘荡在海面上空,久久不散。
…………
瑟兰迪尔一直单身,这在周围人的眼中显得十分不正常,毕竟他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还没有成家,邻居都在猜测他是有隐疾,害怕被姑娘嫌弃。
瑟兰迪尔对这些谣言不甚在意,他在已经做了许多世的教师,去四处教书,在各个地方的孩子中寻找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的孩子——他的莱格拉斯。
他已经轮回很多世,却保留着初代的记忆,自然记得是因为什么陷入了轮回,他一直在寻找莱格拉斯,最终选择成为一名教师,这样能接触到很多小孩,很便利。
然而他一生有一生的找寻,最终还是没有结果,每每孤独离世。
…………
莱格拉斯也在找一个人。朋友们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莱格拉斯却已经怕了,所以与瑟兰迪尔相关的什么都不说,只是一味地找。
他同瑟兰迪尔一样留存着第一世的记忆。他选择成为一名探险者,走过许许多多地方,寻找着以前世界的影子,但是斗转星移很多年,中土早就不复存在,世界大变了模样。
在一些地方,他总觉得瑟兰迪尔似乎来过,但是又不确定。他却不知道,两人轮回转世,总是差着一百年,这是维拉的诅咒。莱格拉斯来到瑟兰迪尔当初教课的地方,瑟兰迪尔早已化为一捧黄土;瑟兰迪尔走过莱格拉斯的探险之处,他也在轮回沉睡之中。
…………
一世又一世的找寻,记忆在时间的冲击下消磨殆尽,两人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到底在找什么?瑟兰迪尔会来到莱格拉斯探险的地方不断摸索,莱格拉斯会到瑟兰迪尔教书的地方四处询问,然而百年的差距让他们注定不能相遇。
…………
岁岁年年人不同,这一世莱格拉斯不再坚持去探险,数年的失望磨穿了他的心,他喜欢上了唱歌。长短不一的句子发泄着他心中最深的忧伤。
悲伤过后,阵阵头痛折磨着他,在一次酒吧表演中,莱格拉斯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吓坏了众人。在医院却被告知更大的噩耗——脑癌。
躺在床上感受着生命力的流逝,莱格拉斯有点释然,他对那人的记忆留存不多了,这样也好。不过总是有点遗憾的,生命残酷,这么多年都不能再见一面。
一个跟莱格拉斯很多年的朋友鬼鬼祟祟的从门口探头往里看,莱格拉斯觉察到了响动,看见一个矮个子。
“嘿,别瞅了,快进来,我好无聊啊,陪我聊聊天。”莱格拉斯笑眯眯的招呼。
“得了吧,那些护士看得真紧,我这好不容易找了个人少的空隙。”矮个子撇撇嘴,闪身进来,动作挺敏捷。
莱格拉斯觉得他很像以前的……谁来着?苦笑着摇摇头,不再去想。
“听说医院来了个厉害的医生,脑补专家,专治你这种病,你有救啦!”矮个子巴拉巴拉说着自己打听来的消息,希望莱格拉斯能开心一点,莱格拉斯这么多年都很寂寞,他看得出来。
“那估计很贵。”莱格拉斯笑着回复。
“说的也是,说不定你也没那么严重呢,开心点。”矮个子拍拍他的肩,在自己带来的一堆东西里找吃的。
突然门又有了响动,莱格拉斯有点好笑,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都来赶集么?
来的却不止一个人,门一开,呼啦啦进来一大片,为首一位穿白大褂的高个子男人十分抢眼。
这个个子挺不错,跟……ada……有的一比。莱格拉斯在心里下了个评判,对瑟兰迪尔称呼有点不太确定了。
“你们先出去,我跟病人聊一聊。”男人发了话,刚刚的一群人又诚惶诚恐的退了出去。
莱格拉斯这才正眼看看来的什么人,却听见一声不太确定的“莱格拉斯”?
这声音,好熟悉啊,像极了那个声音……“瑟兰迪尔”?
不由自主的说出这个名字,病房里短暂的寂静。
“莱格拉斯!我终于找到你了!”瑟兰迪尔先反应过来,扑到床边。
莱格拉斯有点想哭,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啊,他有时候会怀疑自己真的是在找一个人吗,会不会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握住床边的手,还是那么大,温热的。
“终于……终于遇到你了啊。”泪水不受控制的滴在被单上。
“有人把你的病历塞到了我的办公室……我初见照片不太确定还是找了借口来看你了……真的是你……”瑟兰迪尔也在哭,两精经历那么多,不知多少年了,终于再次相遇,那个塞病历的矮个子倒是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溜走了。
“我看了你的病历……情况不好。”瑟兰迪尔哭完,声音低低的说着。
“没事,你现在是个医生么?”莱格拉斯擦擦他的泪,自己的泪早被瑟兰迪尔擦去了。
“嗯。我觉得医生能遇见很多人,你不是精灵了总会生病的。”
“ada还是那么厉害。”
“你过得好么?”两人紧紧相拥,享受着这个时隔数世的拥抱。
“挺好的,我是个歌手呢。”
“那也不错。”
…………
瑟兰迪尔是脑部专家,但是不能挽留住莱格拉斯的生命。莱格拉斯的情况一天坏过一天,他不愿看爱人受苦,最终两人选择放弃治疗。
瑟兰迪尔在海边买了一间房子,没事的时候两个人就抱在一起坐在阳台上聊这么多年的经历。
“原来你当了那么多年的老师啊,那教书很厉害喽。”
“你探险也很不错。”
“看来我们两个的时间相差了一百年,维拉真狠啊,诅咒这么深。”莱格拉斯故作轻松的说道。
“是啊,那个世界现在应该也不存在了,现在想想,像故事一样,写成小说估计能拿大奖。”瑟兰迪尔半开玩笑的说着。
“嘿嘿,那你写,你以前就很擅长处理文件呢。”莱格拉斯揪住瑟兰迪尔的大手揉来揉去。
“这两个可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反正都要写很多字,想很多事……”
“……”
对话无聊冗长,两人乐此不疲。
……
莱格拉斯最终在一个晴天离开,瑟兰迪尔没有告诉任何人,严格说来,他们原本的亲人早就不复存在了。
瑟兰迪尔一个人处理好了身后事,买了他们两人都很中意的那口棺材,定做了多年之前的精灵服饰与头冠。
莱格拉斯安静的躺在里面,穿着那件绿色的猎装,两鬓的小辫子一丝不乱。瑟兰迪尔穿上了银色的长袍,再次戴起王冠,踏进了棺材,与莱格拉斯并排躺着,牢牢牵住了莱格拉斯的手。一柄锋利的短刀划开动脉,瑟兰迪尔在生命力的流逝中踏进黑暗。
莱格拉斯,这次你再也逃不出我的手心了……


我想加瑟爹和叶子服装的参考图但是手机上似乎做不到……大家应该能想到瑟爹的衣服,就是那件银色的有大披风的,好看的。
前两天看到一句话给我启发很大“为赋新词强说愁”,感觉自己写文的时候,尤其是瑟莱文,就会这样,想写的很悲,但是笔力不到写出来不伦不类的也不知道说了点儿啥。
谢谢看!(╯3╰)


评论(5)
热度(36)
  1. 要说些什么知我者谓我心忧 转载了此文字
    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