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恶魔之恋 第二章

第一章

恶魔维&天使勇

非常多的OOC

非常多的变动

有的地方可能会有点狗血

【第一章大家喜欢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宝宝受宠若惊!谢谢大家,我会努力的把故事写好!(^з^)】

【我的语言是不是太过白话了,是不是有点啰嗦啊……我应该会督促自己每周一更的吧(>﹏<)】

 

正文: 

勇利对维克托的“老友打招呼”模式很是惊讶,惊呼道:“我们认识的吗?我……我怎么想不起来……”顿时感到有点遗憾。 

维克托很快不再纠结于勇利对他的遗忘,倒是勇利还在低着头像是反思一般的说着:“我小的时候好像生过严重的病,但是我自己都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问父亲和朋友们,他们也都不愿意告诉我……总觉得自己丢掉了很重要的东西……想不起来……”言语中满是落寞。

维克托被勇利可怜的小样子击中心脏,摸摸他的脸想要告诉他,不巧被尤里暴躁的踢门声打断:“喂,维克托,那个小子你打算什么时候交给我处置!” 

“呃……”刚摸了两下的手在尤里的怨念光波下收了回去,维克托也没在意,倒是勇利觉得这只手热乎乎的很是舒服。 

“嘿,尤里,过来坐,勇利醒了。话说……你们两个的名字真像啊,看来以后要分辨一下了。”维克托若无其事的招呼着。 

“喂,你不知道我的规矩吗!你把人从我手上‘借走’的够久了!居然还有‘以后’!快把人给我,我要用他来祭拜我的祖先!”尤里大声喊道,手里的箭已经不受控制的对准了坐在床上的勇利。 

尤里的动作触动了维克托的逆鳞,他的大喊大叫也让维克托烦躁不堪。每次尤里抓到天使,都会把天使的血放干洒在他祖先的灵牌上,这让维克托很是反感,而且,族里也不是只有尤里的家族失去了亲人,老魔王也是在战争中失了性命的,这么多代恶魔心里积累的伤痕靠杀戮无法治愈,需要寻找缓和一点的办法,老魔王对尤里的宠爱让他有点自大了。

“尤里!这里是王的寝宫,你就是这么对王说话的吗?勇利是我的人,我‘借’他不过是一时的缓兵之计罢了,他的生死还轮不到你来做主!离开这里!”维克托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

“你!你居然为了一只天使这样对我,天使族都做了些什么你不知道吗!他们对恶魔所做的事你都忘记了吗?你!哼!”尤里很想将手里的箭射出去,但是心底里对维克托的尊敬让他下不了手,这里是维克托的寝宫,被天使的血玷污了不好。 

“你等着吧,早晚我会将你吊起来祭拜我们恶魔族的祖先!”尤里对着勇利放了一句狠话,气呼呼的走掉了。 

勇利:“……”刚才我好像见过他哎……

“这里是恶魔族吗?你是……王?”勇利对维克托和尤里的短暂争吵有点迟钝,但是敏感的捕捉到了不同的讯息,想想也是,能住这么华丽的宫殿,主人也是非富即贵的吧。

“是啊。不过在房间里你是安全的,外面就很危险,有吃人的大恶魔哦。”维克托气定神闲的说完,从衣柜里抽出一件睡袍,“我看你的翅膀收回去了,快穿件衣服吧,虽然我是不在意的,不过你会害羞吧。”勇利这才低头看自己……

“呀!!!”少年人清亮的呼声穿透屋顶,响彻恶魔族。

 

勇利用翅膀紧紧裹住自己同时缩在被子里,试图隔绝维克托放肆的笑声,但是这笑声实在是太肆无忌惮了,让好脾气的勇利都忍不住有点生气,一把掀开被子:“喂!你这样笑别人是不是太没礼貌啦!还有,我、我怎么会是光着的啊!”

“啊哈哈哈哈,勇利你真是太可爱了,又用翅膀裹住自己了……哈哈哈哈……”维克托笑到捶床,“就跟小时候一样啊哈哈哈哈”。勇利忍无可忍,起身下床。

“你去哪里?”见人要走,维克托表情转换十分迅速,一把抓住勇利的手腕,刚才还笑得要死要活,勇利离开他却十分紧张。

“我要回家去!”勇利生气的说道:“这里的人都欺负我!”

“哎呀哎呀,我错了,我把你抱回来的时候你身上的衣服脏的不成样子,有很多地方还破了,所以我就给你脱了呀。”维克托解释道,“别生气啊,乖。”说罢摸摸勇利的头。

意识到好像把人惹毛了,维克托放大招:“你想不想知道小时候的事?我可以告诉你哦。”

勇利:“……”虽然我很想回家,但是我更想知道小时候有什么好玩的是事……勇利在心中这么告诉自己。其实本来就没真的想走,下床只是为了悄悄把睡袍抽过来而已——维克托笑得太激动了就把它抛在了床尾。勇利觉得一直光着身子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自己居然还没感觉,真是太不应该了,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万遍,顺便感慨这个床真是舒服啊。

翅膀放出来暂时收不回去,勇利只好把睡袍齐胸裹住,换来维克托一声轻佻的口哨:“呦,小美人很白嘛。”

“喂!你又在说什么!”勇利火了。

“好吧好吧,别生气了。”

“哼!”勇利头一甩,不睬你。

维克托看着勇利呆萌好骗的样子,心里很安慰。勇利作为天使长的儿子,反应和感知都会比普通天使强一点,然而这只小家伙在自己这个大魔王的窝里却一点危机感都没有,而且听那三个混蛋说这还是飞了几米从天上套下来的,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啊。

 

“哦呀勇利,你醒来这么久应该也累了,再睡一会儿吧。”维克托一直记着负气而走的尤里,希望他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才好。

勇利:“……我才醒来没多久啊,刚刚你还让我喝汤……”

维克托看着那盆被尤里打断没能喝的汤,抱歉的笑笑,“勇利你的身体还很虚弱,这些汤冷了就先不要喝了,我让人送一些热的粥来。”

“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你跟我讲了小时候的事,我歇歇就回家去吧。”勇利还没忘记眼前这人刚才说的话。

勇利说话的空隙维克托已经招来了仆人换了新的吃食,维克托想是没听到勇利要回家的话,喂他吃了一堆东西,期间勇利强烈要求自己吃,被维克托拒绝了:“勇利你的翅膀还收不会起,抬手太累了,还是我来喂你吧\^O^/。”

勇利表示无语,这个家伙真的是王么?我抬手吃饭和翅膀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累?

 

勇利很快的又睡着了,维克托脸上的笑容消散殆尽,吩咐婢女看护好勇利,面无表情的背手大步走出去寻找尤里。

从维克托寝殿冲出来的尤里这时候正在悬崖上和奥塔别克打架——每当他生气的时候就来这里找奥塔别克陪他。

“嘿,奥塔别克,为什么维克托要阻止我,明明天使就应该死!”尤里气呼呼的大叫,一脚踢向奥塔别克面门。

奥塔别克:“……”没有回应,身体灵活的一转,躲开了即将踢到脸的脚,铁掌抓向尤里的手腕。

“维克托从来没有对我那么严厉的讲过话!可是今天为了一只该死的天使,他竟然斥责我!”双手贴背一个轻巧的空中翻转,稳稳的落在地上。

“……”

“我明明没有做错!”尤里停住动作,蹲在地上大叫。

“……”

“喂!为什么你每次都不讲话!看我一个人生气很好玩是不是!”尤里就差要冒火了。

奥塔别克:“……像只小猫。”奥塔别克只说了四个字,走向蹲在地上的尤里。

这回轮到尤里变闷葫芦……“说了多少遍不准再说我像猫,我明明是豹子!豹子!”尤里跳起来要去揪奥塔别克的耳朵。

“小豹子。”奥塔别克又熟练躲开了尤里的动作,两人这么做过很多次,尤里不论生气还是无聊都会来这个悬崖打架,心情好的时候跟维克托打,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约他。这个悬崖在恶魔族议事殿的后面,很危险,但是看到的景色也很好,很安静。

奥塔别克躲开了尤里,两人有一刻的平静——尤里的脾气太暴躁了。

“呼。”尤里四肢平摊躺在了草地上,问奥塔别克:“喂,你说,天使是该杀的对不对?”

奥塔别克:“……我觉得……”

“是该杀的!”尤里没等奥塔别克说完就打断了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维克托一样,都来打算宽容天使了……”

“……明明天使杀了我们那么多族人,你们却都开始不杀他们了,自从老魔王去世之后,有好几次,我们抓住了天使,维克托最后还是放了他们,别的族人也是,这次维克托居然都骂我了……”尤里的声音越来越小,无意识的看着天空,云朵上住着天使,他们都是很精致的存在。奥塔别克注视着他,看到他眼里的落寞。尤里被杀戮和孤独包围太久了,这么多年,他亲眼看着一个个亲人在战争中离他而去,仔细想想,他才不过90岁——还不到成年的年纪,他背负了太多。

“可是杀戮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突然传来维克托的声音。

尤里向他看去:“维克托!”

奥塔别克默默的把目光转向蓝天,这个家伙总是占据了尤里太多目光,今天本来以为能好好享受一下难得的二魔时光……又被这个家伙破坏了!

“我来看看小恶魔有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维克托走过去席地坐在奥塔别克旁边,看看这个沉默的侍卫队长。

“我能做出什么事!不过是来打架罢了!倒是你,是不是已经沉醉在权利的温泉里眼睛已经坏掉了!”尤里觉得自己又开始生气了。

“尤里。”维克托叫他。

“什么?”尤里升恒的回应。

“为什么总是想杀掉天使呢,仔细看看,他们也是很美丽的啊。”维克托平静的问道。

“险恶的内心是不能从外表看出来的!他们在战斗的时候可不比我们差!你真是被那只叫勇利的天使迷惑住了!”尤里大声说道。

“可是一味地杀戮只会让你的心更加空虚罢了。我知道你的族人都已经没了,但是反过来思考,不是只有你有感情的,那些失去父亲母亲或者孩子的天使,也在承受着本不该有的伤痛,他们也没有见到恶魔就杀。”

“你这是在指责我太过残忍了吗?奥塔别克,你说说,我做错了吗?”尤里认为维克托说的根本就是谬论,说谁要去想那些虚伪的生物如何想,把他们杀光就对了。

奥塔别克说完剩下的话:“适可而止……”

“喂!你!”尤里没想到一向跟自己一道的奥塔别克这次居然没有认同他。

维克托赞同的看向奥塔别克。尤里的戾气越来越重,跟他相熟的只有奥塔别克,奥塔别克的想法跟自己一样,劝人就容易一些。

“族里有很多人都不愿意再打仗了。”维克托继续说道,“恶魔族多在山里,资源不是很足,跟天使族战斗,无非是为了争夺人界的资源。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恶魔族也有不少恶魔从人界学了种植谷物的方法和做工具的技巧,很多人都不愿再打仗——大家都更愿意过平静的生活,现在我们族和人界也有了生意的往来,大家生活富足,没有必要再去和天使族发生冲突。据我所知,天使族也处在休息中,避免战斗。”

“人类那些卑贱的生物有什么好珍惜的,跟他们做生意还是高看他们了!”尤里不屑的说着。

“每个生物都是平等的,尤里!在你看来恶魔才是最优秀的吗?我这么些年苦心经营着恶魔族,为了让大家过上平和的日子,你现在又在想些什么!”尤里的纨绔不化让维克托有些恼火。

“不知道!”尤里说不过维克托,生气的跳起来跑了。

“尤里!不准再惹事!”维克托对着远去的身影喊道。

被忽略的奥塔别克默默起身,跟了上去。

“奥塔别克,”维克托叫住他,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你的心思,看好他吧。”

“我知道。”依旧是简短的回答。

“去吧。”维克托依旧坐在地上,时而想想云朵上的天使们知道勇利失踪了会是什么反应,再又想想或许会让他们惊慌失措的对象此刻正在自己床上的熟睡……

勇利,这次换你来我的地方,想走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章出现了新的身份:奥塔别克侍卫队长!两个人的感情也有表现!就是不太明显……我是个特别啰嗦的人,要是有问题都可以评论告诉我,我会改的!谢谢!】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