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恶魔之恋 第三章

恶魔维&天使勇

第一章    第二章

非常多的OOC

非常多的变动

有的地方可能会有点狗血

【拖太久了,我不会弃的,就是会有点慢,等一下还有一个小番外(●'◡'●)】


第三章 以前的事

正文:

勇利在维克托的寝宫睡了美美的一觉,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他不知道自己离开家多长时间,心里有点担心。

维克托跟大臣们在议事殿讨论了一下午,此刻已经累了,回到寝宫才想起来还有个小家伙等着自己,疲乏的心有点雀跃,勇利,终于可以跟你好好聊聊了啊,小时候的事不知道你还记得多少。

勇利坐在床上看着维克托走进来,主动打了招呼:“你回来啦!”

维克托的心跳动的更加厉害,自从母亲去世,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对他说过这句话了,他的父亲只知道征战和掠夺,对他抱有极高的期望,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样,掠取到更多的东西,得到人界的资源还不够,还要天使族。但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维克托对枯燥的历练失去了兴趣,他的法力已经是第一人,不愿意再打仗,反而更希望自己的族人能过上平静的生活,他们这些年跟着人类学习农业和技术,已经小有所成,很快就能有自己的产出了,到那时候,恶魔族就可以和各个部族进行交易,这样的关系更加稳定且长久。

维克托的这些思想,都来自于他的母亲。他的母亲是一个人类,读过很多书,走过很多地方。他的父亲在一次战斗结束后在人间的深林中散步歇息,偶然遇见了一落难的女子,这女子没有软弱的哭泣,反而机智的制造陷阱对付拦住她去路的猛兽。老魔王心生了浓厚的兴趣,就出手相助,没想到这女子在看到猛兽被打倒后有点失落,对帮助她的老魔王提不起兴趣,老魔王被她身上的英气吸引,追着人不放,一直问着为什么对他的帮助不加赞赏。那时候老魔王也只是个楞头小子,看上个心爱的姑娘人家居然不领情!年轻人的矜持让他追着刨根问底。女子被烦得不行,才无奈地说道:“其实你不用救我,我在旅行的过程中自己发明了一些捕猎的陷阱和武器,刚才的那只野兽刚好可以让我试验一下最近的新改动,没想到被你破坏了。”原来是自己坏了人家姑娘的事,老魔王也是个知错就改的好青年,爽快的道了歉,这态度反而让姑娘多看了他一眼。之后没多久两人就坠入了爱河,老魔王力排众议将人类娶做了自己的王妃,生下了维克托。维克托小时候经常问父亲为什么会娶一个人类,老魔王告诉他自己只是喜欢这个人而已,并不在乎她是什么身份,这对维克托对自己伴侣的选择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维克托的母亲把自己的经历写在了日记里,维克托时不时的就会拿来翻看,他对外面的世界很是向往,希望也能像母亲那样走遍名山大川。

维克托的年纪渐长,他的母亲却被瘟疫夺走了生命,老魔王的性格在爱人离开了之后彻底的变了。杀戮、好战、猜疑,很多族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维克托逐渐受不了,在二十岁那年踏上了属于他自己的旅程。

他自然是见过勇利的,在两人都还小的时候。那时候他在外面已经游历了几十年,那一年突然想回族里祭拜一下母亲。快要到族地的时候看见几只天使在自己头顶飞过,洁白的翅膀和优美的身姿促使他突然萌发去天使族看看的想法。那时候两族的关系很是紧张,维克托小心隐藏。找到了一处好的藏身地,却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趴在一块云上看着下面,一双嫩嫩的翅膀就那么伸展着,一身白衣,乌黑的头发短而柔软。

情不自禁的就出声打了招呼,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维克托不太自然的挠挠头:“嗨,你好啊。”没想到勇利一时没看见他在那里,很疑惑的四处望望,寻找着声音的来源。维克托将身上伪装的树叶子除掉,弓着身子走到勇利身边蹲下:“我在这里。”

“咦?”勇利被阴影覆盖,抬头呆呆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人:“……你好好看啊,你是天使吗?”维克托对勇利突然的赞美有点意外,一般人不都是问他是谁吗,这小家伙一来就说自己漂亮是怎么回事?维克托被引起兴趣,反问道:“你也很好看,你是天使吗?”

“是啊,我叫勇利哦。”勇利被族人保护的很好,再说年龄很小,刚刚能知道自己名字不久,所以见人就会很高兴的说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维克托。”维克托也很自然地说出自己的名字,说完他就后悔了,自己怎么也不注意一下,万一这小子是骗人的呢。

“维克托……啊,是不是‘胜利’的意思啊!维克托,很好听呢。你叫胜利,我叫勇利,好像好朋友的名字啊。”

维克托没想过自己名字的含义,听他这么一说,觉得还挺对的,又觉得这还是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威胁呢,自己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来天使族看看,应该没什么吧。

他还在思考着条条框框,勇利已经拉着他的衣服站了起来,身子下面垫着的一片大树叶粘在了衣服上,维克托顺手取了下来。

“谢谢,你可以陪我玩吗?”勇利很期待的看着维克托。

维克托被一双小狗似的黑眸子看的受不了,最后答应:“好吧。”

“耶!终于有人陪我玩了!”勇利开心的抱住他的腿。

“你……都不害怕我是坏人吗?”维克托问出了心底的话。

“……坏人?”勇利怔怔地说了一句:“什么是坏人?”

看来是一只什么都不知道的天使,维克托想。

“姐姐说族里的人都是能相信的……我虽然没见过你,不过你应该是刚从远方回来?我看到你有包袱。”勇利指指维克托走来的地方,那里放着他的干粮和一些衣物。

“……你就当我是从远方来的吧,我会陪你玩的。”维克托不打算告诉他真相,这个孩子很小,自己还是不要吓坏他吧。

“耶!你会一直陪我玩的对不对?”勇利抱着他的腿开心的问道,没等维克托回答,自己又说起来:“只有姐姐和优子会陪我玩,其他人都嫌我太小了……”

勇利新得了朋友,拉着他去自己的秘密基地——一棵大树的树洞。

“快进来啊。”勇利身子小,弓腰就能走进来,但是维克托生的高大,需要爬进去。勇利进去后看维克托一直在外面,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树洞不是很大,立刻将自己藏在洞里的一个大盒子拖出去。

维克托对那个盒子充满兴趣,天使喜欢的……会是什么?

“你看!”勇利很快为他解开了迷惑——盒子里是一堆雪白的羽毛,“这些都是从我翅膀上掉下来的哦!”勇利笑眯眯的说道。

“那……这算是你的……胎毛?”维克托从盒子里拿起一根,对着阳光细细的看,毛毛很蓬松,还能闻到淡淡的奶香。

“是啊。”

“真不错。”维克托看完就小心的放了回去,不论在哪里,人们对胎毛都挺珍惜的,自己的胎毛也被母亲好好的收在盒子里,不知道被父亲藏到哪里去了。

“这根毛送你啦!”勇利拿起刚刚维克托看的那根,递到他的眼前。

“给我吗,这个挺珍贵的,你自己留着吧。”维克托推辞道。

“这是我们作为朋友的信物!”勇利很坚持,维克托只好收下,看了看期待的双眼,顺手从自己头上割下一小绺头发递上前去,“那这个就算是我给你的信物吧。”

“好哎!”

 

两人在树下开心地聊着,维克托说了很多自己的经历,讲到那次受伤,勇利时不时的惊呼,攥着他的头发担心的说道:“那你的头发后来就一直是银色的了吗?”

“是啊,我估计是受伤太重了,所有生命力都去救我的心脏了,所以头发就变银色了吧。”

“……好神奇啊。”

………………

时间过得很快,勇利的姐姐真利来找迟迟不回家的勇利,她比勇利大一点,知道的事情也多,一眼就看出维克托不是天使。

把勇利拽到自己的身后,真利戒备的问道:“你是谁?”

“姐姐,他是我的朋友,叫胜利哦。”

真利看看自己的弟弟,没看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拉着人往回走。“姐姐姐姐,我还没有跟维克托告别呢,你先回去吧。”说完就挣开真利的手,向维克托跑去。没想到被自己过长的衣角绊了一下,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啊!我的翅膀……”勇利痛得受不了,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勇利!”“勇利!”维克托和真利都大惊,迅速跑过去。真利听着“维克托”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没多久突然想起眼前这个叫“维克托”的青年的真实身份:“你是恶魔族的少主!”抢步上前抱起勇利,真利展开翅膀飞上半空:“不要再靠过来,不然恶魔族的少主也不能完好的离开天使族!”真利威胁道,她担心着怀里的勇利,只好造出点声势引来不远处的大天使们。

“我没有恶意。”维克托解释道,“我只是突然想来看看,勇利……我对他没有坏心。”维克托眼尖的看到勇利的背后有丝丝泛红,像是血迹。

“勇利好像流血了,你快带他回去!”维克托焦急的喊道,虽然他只跟勇利相处了半天,但是对这个小孩子很有好感,他很善良。

真利摸到勇利的后背的衣服已经有点湿意,不再耽搁,扔下维克托就走了。恶魔族少主声名在外,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维克托和勇利的初次相遇就这么匆匆的结束了,维克托之后再也没见过勇利。那天他没有在真利离开就走,而是隐藏了几天,打探着勇利的消息,甚至还试图走进天使族的内部——但是失败了,天使们的魔法结界很厉害,他还没靠近就被发现了,只好匆忙逃跑。在躲藏的过程中听到了一些有关天使长家的小儿子——勇利的情况:翅膀受了伤,跟脊椎连接处的骨头裂开了,大概有很久一段时间翅膀不能动。

维克托知道人没有生命危险就想法子离开了,没有再关注之后的情况,结果吃了大亏。

………………

维克托还独自沉浸在回忆中,勇利看着本来向自己走来的人突然不动了,脸上还一副回味悠长的样子,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是想到什么好吃的了吗?

“你在想什么?”勇利是个好奇宝宝,出声问道。

“想你。”维克托从回忆中脱离出来,听见勇利的话笑眯眯的答了。

“呃……”勇利的耳朵尖悄悄的红了。

“好了,睡得好不好?”维克托看人害羞了,顺势转移了话题。

“挺好的……就是……我想问……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在这里到底几天了啊,我想给家里送个信……”勇利不好意思地说到,送信还得求眼前这个也叫“维克托”的人帮忙呢。

“这么算来你已经在这里七天了。”维克托回答道,“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向天使族送信了,说你在我这里做客,他们还回复说希望你玩得开心,早日回家。”维克托的回答让勇利放下了心。

爸爸妈妈知道就好,其实……他也不是很想现在就离开……他挺想问问这里的情况还有这人说的“以前认识”到底是怎么回事。

勇利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维克托留了下来,期待着和维克托的交谈。

TBC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