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

sasuke×naruto story

流浪武士的佐助&鸣人

私设如山————写完发现,设定完全可以抛一边

OOC

借了个幕府的名头,我对这段时期不太了解,百度了一下,淡化背景描写,但还是标出来,使用的术什么的都在,查克拉也在,主要是后面出bug了,所以设定完全可以抛一边,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啊。

今天的叙述方式模仿了赵本夫先生的《天漏邑》。

 

正文:

 

宇智波遗孤和波风遗孤因为感情曝光被将军逐出木叶幕府,波风遗孤由于父亲是上一任幕府将军,被勒令改为母姓。

 

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正在与一帮人缠斗,佐助的写轮眼一次次发动,漩涡鸣人脸色苍白。

两人虽是遗孤,但是价值不小,宇智波一族的瞳术绝无仅有,漩涡一族强大的愈合能力也让尚武的幕府将军们眼热不已,在这个四处征伐的乱世,快速的愈合能力让强者多了一丝活下去的机会,两人被驱逐的消息不胫而走,四方的将军们都想夺得先机得到这份力量,两人开始了无止境的逃亡与杀戮。

罕见的能力在身,没了幕府的保护在别人眼中他们就是冒着热气的猎物。车轮战耗光了他们的力气,佐助的双眼留下血泪,鸣人在刚才的战斗中为佐助挡了致命的一击,自己的胸膛被刺穿,此刻正在恢复中。

敌人被击退,两人获得了一刻安宁。

佐助背靠大树坐着,让鸣人枕在自己大腿上躺下。鸣人失血过多,这会儿脸颊泛起了淡淡的红,清澈的蓝眼合住,胸膛的伤口狰狞。佐助轻轻揉着鸣人的金发,墨色的眼底全是担忧。

暴风雨前的宁静。

一只手抬起来摸摸佐助,把手上的血都抹在了白净的脸上。

“不要担心……嘚吧哟……没想到我也有被人追的一天。”鸣人的疲惫隐藏在满脸血污之下,故作轻松的说了一句,扯到了伤口,快速的喘了几口气,破损的胸膛又淌出血来。

“不要讲话,快点好起来。”佐助低下头,黑发挡住了两人的脸,在鸣人眼睛上轻柔一吻,说道,这双眼睛在离开幕府的那一天答应会永远注视着我。

鸣人笑笑转了一下头:“嗯。”

 

树上的鸟儿“哗啦啦”飞起,下一拨追杀的人到了,鸣人的伤口恢复缓慢,他撑着胳膊被佐助扶起来,急忙说道,我们快躲到树上吧。

佐助撕了自己的斗篷紧紧绑住鸣人的胸口,低声说道,你藏着,我引开他们。

小心。

 

黑色的身影挥剑而去,鸣人小心翼翼的关注着周围的动静。判断着战斗打远了,他轻轻舒了口气,胸前已经湿了一片。他怀疑刚才那人的术有问题,依照他的能力伤口应该早恢复了,现在却仍然血流不止。

这么绑着也不是办法,血会滴下去,鸣人心里想到。他刚要结印召唤通灵兽的时候大树剧烈摇晃,鸣人没稳住身子重重摔在地上。

之前的一帮人去而复返,为首的吊着一只手臂,大半张脸缠着绷带,鸣人认出来这是木叶幕府一直暗藏祸心的志村团藏。

你还真是不放弃啊,鸣人嘲讽的说道。

团藏左手握紧了刀柄,迅速封了鸣人的查克拉把人带走。

团藏心想抓住一个就等于抓住两个,心中满意。

 

佐助趁着间隙,召唤万蛇干掉了土之国的追兵,回到原处鸣人不见了,只剩血腥味。他摸了摸地上,血入地不深,鸣人留了两人特定的暗号,佐助顺着标记找去。

 

鸣人被绑在地下一处洞穴里,团藏瘫在一旁咳嗽不止,幽幽看了鸣人一眼,上前闻了闻他的血味,叫他去引出佐助。鸣人嘲讽说,你有本事自己去抓呀,我不在了佐助早已走了。

团藏将刀柄抵在鸣人伤口处,又问两人联系的暗号,鸣人说不知道。

团藏没有再问,转身让手下的人乱揍了几十拳。鸣人疼得呲牙咧嘴,吐了满地血,但他还是没说。

团藏冷笑道,你们不是感情很好吗,为了彼此宁愿脱离幕府,不再效忠于将军,现在我要看看你们感情坚定到什么程度。

鸣人惊慌道,你要干什么?

团藏下令把鸣人的衣服扒光,赤裸裸的站在火把间,肌肤泛着健康的色泽,一群武士哈哈大笑,不时用刀去撩拨他。然后团藏命令武士将鸣人按住,让剩下的几十个武士对他进行轮I奸,鸣人大叫着反抗,大叫道要告诉团藏佐助写轮眼的弱点,团藏上钩,走上前去,鸣人用尽力气用头撞团藏包着的那半边眼睛,团藏大痛,武士们一拥而上,乱打鸣人,鸣人大喊大叫骂着团藏,后来完全没了力气,羞愤、疼痛、担心,鸣人趴伏在地上。后来,他就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鸣人又醒了过来,是被更大的痛弄醒的。他被翻过来躺在地上,发现团藏正用苦无刮他的肋骨,一根一根的刮,那种疼痛无法言说,鸣人疼得浑身抽搐发抖,大汗淋漓。团藏很专注,也不看鸣人的表情,熟练的把苦无贴在他肋骨上刮上刮下,隔着皮肉都能听到苦无和骨头的摩擦声,很沉闷,肋骨一根根断裂。鸣人胸口的伤还没好,这么折磨着,有细小的断骨随着血液流出来,森白的。鸣人一次次昏死过去,又一次次被疼痛刺醒。他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希望团藏弄死他,这样佐助就安全了,可是团藏对佐助的眼睛更执着,并不打算让他死。又用苦无扎他十个手指,鸣人再次昏死过去。团藏和武士们得意的笑声迫使鸣人醒来,鸣人用虚弱的声音大骂,团藏你不得好死!团藏招招手,一个武士出去了一会儿又进来,手上拿着根剑那么长的木棍,看树皮像是新削的,还带着毛刺。团藏激动过头,身上的伤口让他满头大汗。他接过木棍,在鸣人面前晃了晃说,你要赶快说出和佐助的联系方式,不然我就用这根棍子从你屁股里穿I进I去,反正你跟佐助也是这么来的。鸣人喘息着骂团藏妄想。团藏喝令武士按住鸣人,正要把木棍戳I进I去,外面一阵爆炸声,团藏留了两个人看住鸣人,带着其他人出去了。

剩下的两个人不怀好意,一下子把木棍穿了进I去,鸣人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佐助听见了鸣人的声音,确定他的位置,看着对面的团藏,心中了然,团藏想当幕府将军很久了。佐助抽出草雉剑,迎面对战。

山洞里两个武士用水遁把鸣人浇I醒,一人猛地拔I出木棍在他面前晃了晃,上头全是鲜血,敲敲鸣人的头说,你不说佐助还不是来了,现在就不用担心了。说罢挥手重重用木棍敲在鸣人头上,鸣人的眼前模糊了一瞬,失去了意识。

外面团藏正跟佐助斗得火热,佐助将团藏吊着的胳膊一剑削飞,团藏露出包着的右眼——那是宇智波族的写轮眼。

佐助的动作却忽然静止,他感应到与鸣人查克拉的联系正在慢慢断开,这预示着鸣人出事了。佐助的停顿给了团藏机会,佐助被击中了右半边身子,草雉剑甩脱出去插I在地上,佐助召唤出万蛇为自己挡了一击,使出须佐能乎全力攻向团藏,团藏闪身进山洞拎起鸣人挡在身前,佐助看到鸣人浑身鲜血的惨状,心中大恸,死死盯着鸣人,感情爆发之时左眼忽然变为紫色,鸣人和身边阻拦的武士换了位置,佐助已经被愤怒控制了理性,千鸟流凝聚在手,团藏惊讶于佐助突然出现的轮回眼——在古籍中提到的眼睛——在一息之间被佐助刺穿了胸膛。其余的武士之后都被佐助杀死。

佐助浑身是血,站在一堆残肢断臂中间,左眼再次流下血泪。理智回复,冲向鸣人,他和鸣人查克拉的联系已经断开了。

佐助跪在鸣人身边,颤抖的手指探到鸣人鼻下,平日里那个总是咋咋呼呼的人此刻了无声息的躺在这里,佐助伸手揉揉鸣人湿漉漉的发,轻声叫道,吊车尾的,起来了,我们要去找新的落脚点。

没有回应。

佐助脱下自己的外袍给鸣人套上,把他搂在怀里,叫道,鸣人,我们该出发了。

怀里的人还是没有反应。

佐助摸摸鸣人的脸,学着他之前的动作把手上的血抹到怀中人脸上,鸣人脸色惨白惨白的,身上的伤口嚣张的裂着,血很快沾湿了袍子,佐助横抱起他,说道,知道你累了,不要睡太久啊,吊车尾的。

起身迅速离开,身后火光照亮了暗夜。

 

看到这里就是BE哟

 

 

 

 

 

 

偏僻的小镇上有一家拉面店,生意火爆。一个穿黑衣的青年日日光顾。

老板看见佐助,热情的跟他打招呼说道,呦,又给老婆买拉面啊,新出锅的哟。佐助一言不发,往日冰冷的面容今天细看有隐隐的激动。

买了拉面快速走回一个院子,里面迎出来一位戴眼镜的年轻人,佐助抛下东西走进去。

院子暗藏乾坤,地底是巨大的实验室,高大的容器中,一人浑身插满管子漂浮在溶液里,心电仪显示出他还活着。

旁边调试仪器的男人笑着说道,佐助君,就在今天了,心脏已经恢复了以前的频率。佐助伸手按在容器上,做出摸脸的动作。

佐助站到晚上,鸣人一直没有动静,大蛇丸和兜都在一旁忙碌,佐叔突然沙哑的说道,说好睡到今天的。

三人等了一夜,日出的霞光照在院子里,鸣人在一片红色中睁开双眼,查克拉再度与佐助相连。

 

END

 

结尾有点烂……嗯……最后就是蛇叔和兜救活了鸣宝,科教兴国啊。

在BE之前的那部分是我下午写的,下午心情超差,写着写着就开虐了,结尾是晚上心情好的时候写的,就写烂尾了,果然悲愤能让人充满力量。

这两天被烦人室友弄得心力交瘁,早就不跟他说话了,但是它还来在我面刷存在感让我觉得特别痛苦,急求排解的方法。

窝在百度武士的时候看见了好看的图片,有点帅的武士小哥以及英姿飒爽的女武士,最后一张是流浪武士的装束,我只想说戴的帽子是什么鬼……







评论(4)
热度(37)